李清照简介


李清照:(1084-约1151)南宋女词人。号易安居士,齐州章丘(今属山东)人。父李格非为其时闻名学者,夫赵明诚为金石考据家。前期日子优裕,与明诚一起致力于书画金石的搜集整理。金兵入据华夏,流寓南边,明诚病死,境遇孤苦。所作词,前期多写其清闲日子,后期多哀叹身世,情调感伤,有的也流露出对华夏的怀念。形式上善用白描方法,自辟途径,言语清丽。论词着重协律,崇尚典雅、情致,提出词“别是一家”之说,对立以作诗文之法作词。并能诗,留存不多,部分华章感时咏史,情辞大方,与其词风不同。有《易安居士文集》、《易安词 》,已散佚。后人有《漱玉词》辑本。今人有《李清照集校注》。  

李清照 (1084-1155) 号易安居士,南宋出色女文学家,章丘明水(今属济南)人。以词闻名,兼工诗文,并著有词论,在我国文学史上享有崇高名誉.

  李清照她出生于一个喜好文学艺术的士大夫家庭,与太学生赵明诚结婚后一起研讨金石书画,过着幸福夸姣的日子。1127年,靖康之变后,她与赵明诚避乱江南,丧失了保藏的大部分文物。后来赵明诚病死,她单独漂流在杭州、越州、金华一带,在凄苦孤寂中度过了晚年。她的<<声声慢>>就创立在此刻,所以诗中,从最初的几对复词,能够看出她的哀痛.她是一位在诗、词、文、赋都有成果的作家,但最拿手、最有名的是词。她早年曾做《词论》,建议「词,别是一家」。重视词体协乐律、重铺叙、有情致的特色,并批评了从柳永[/ur李清照原本已因老公外出而有所挂念,现在面临这样一个荷残席冷、万物萧疏的现象,免不了触景生情,其思夫之情必定愈加环绕胸襟,心里之苦是显而易见的。她终究想如何来消除这忧虑烦闷呢?下两句便是这样引出来的: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便是说,我悄悄地解开了绸罗的裙子,换上便装,单独划着小舟去玩耍吧。她之所以要“独上兰舟”,正是想借泛舟以消愁,并非闲情逸致的玩耍。其实,“独上兰舟”以消愁,不过是象“碰杯消愁愁更愁’相同,曩昔或许双双泛舟,今日单独一人,眼前的情形,只能勾引起往事,怎能解闷得了呢?不过,李清照究竟跟一般的女性不同,她不把自己的这种愁闷归咎于对方的离别,反而想象对方也会怀念着自己的l]、苏轼到秦观、黄庭坚等词家的缺乏。

  最有才调的女性,生于名宦之家,幼时过目不忘,出语惊人,博学多才。齐鲁绚丽的山川涵育了清照的创造灵性,少女年代即名噪一时,崭露峥嵘。

  婚后,清照与老公志同道合,胶漆相投,"夫如擅朋友之胜"。可是好景不长,朝中新旧党争愈演愈烈,一对鸳鸯被活活离散,赵李隔河相望,饱受想念之苦。

  后来金人铁蹄南下,南宋王朝糜烂无能,自毁长城。赵明诚空怀满腔热血,惋惜班师未捷身先死。目击国破家亡,清照"虽处忧患贫穷而志不平",在"寻寻觅觅、冷冷清清"的晚年,她绞尽脑汁,撰写《金石录》,完结老公未竟之功。

    因而可说李清照的著作是和愁字分不开的,从开端的情仇,到家破人亡的家愁,再到江山沦亡的国仇.这纷乱的烦恼令她一步步地迈上了文学的圣殿.真可谓万古愁心!

  清照文词绝妙,巧夺天工,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被尊为婉转宗主,是中华精神文明史上的一座丰碑。
  
    不只文学方面,在史学方面她的<金石录>相同有着极高的文学价值.

  李清照的词能够南渡为界,分为前后两期。前期词首要描绘伤春怨别和闺阁日子的体裁,体现了女词人多情善感的特性。如《如梦令》描绘惜春怜花的爱情:

 

李清照的词能够南渡为界,分为前后两期。前期词首要描绘伤春怨别和闺阁日子的体裁,体现了女词人多情善感的特性。如《如梦令》描绘惜春怜花的爱情:【诗词赏析】  《一剪梅》

  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

  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花自漂荡水自流,一种想念,两处闲愁。

  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译文】 红藕香残,艳丽的荷花凋谢了,从竹席上感到深深的凉意,悄悄脱换下薄纱罗裙,单独泛一叶兰舟。天空中燕群排成队形飞回来,(有没有)传回谁的家书?鸿雁飞回的时分,(转眼间)已是夜晚,如洗的月光倾泻在西楼,(我这在这盼望着)。

 

  花,安闲地漂荡,水,安闲地飘流,一种离别的想念,你与我,牵动起两处的闲愁。啊,无法扫除的是——这想念,这离愁,刚从微蹙的眉间消失,又隐约环绕上了心头。

 

  《武陵春》
风住尘香花已尽,日晚倦梳头。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闻说双溪春尚好,也拟泛轻舟。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

  这首词是宋高宗绍兴五年(1135)作者流亡浙江金华时所作。当年她是五十三岁。那时,她已处于国破家亡之中,亲爱的老公死了,保藏的文物多半流失了,自己也流离异乡,无依无靠,所以词情极端悲苦。

  首句写其时所见,本是风狂花尽,一片凄清,但却避免了从正面描绘风之暴烈、花之狼藉,而只用“风住尘香”四字来标明这一场小小灾祸的成果,则暴风摧花,落红满地,均在其间,出笔极为蕴藉。并且在风没有暂停之时,花片纷飞,落红如雨,虽极不胜,尚有残花可见;风住之后,花已沾泥,人践马踏,化为尘土,所余痕迹,但有尘香,则春色竟一网打尽,更无全部,就更为不胜了。所以,“风住尘香”四字,不光宛转,并且因为宛转,反而扩展了容量,使人从中体会到更为丰厚的爱情。次句写因为所见如彼,故所为如此。日色已高,头犹未梳,虽与《凤凰台上忆吹箫》中“起来慵自梳头”语意全同,但那是生离之愁,这是死别之恨,深浅自别。

  三、四两句,由宛转而转为纵笔直写,点明全部悲苦,由来都是“物是人非”。而这种“物是人非”,又决不是偶尔的、单个的、细微的改变,而是一种极为广泛的、剧烈的、带有根本性的、严重的改变,无量的工作、无尽的苦楚,都在其间,故以“事事休”归纳。这,真是“一部十七史,从何说起”?所以正要想说,眼泪现已直流了。前两句,宛转;后两句,真率。宛转,是因为此情无处可诉;真率,则因为虽明知无处可诉,而依然不得不诉。故似若相反,而实则相成。

  《如梦令》
昨晚雨疏风骤。浓睡不用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仍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这首小令,有人物,有场景,还有对白,充沛显现了宋词的言语体现力和词人的才调。

  “ 昨晚雨疏风骤 ”指的是昨宵雨暴风猛 。疏,正写疏放疏狂,而非一般的稀少义。当此芳春,名花正好 ,偏那风雨就来强逼了,心绪如潮,不得入眠,只要借酒消愁。酒吃得多了,觉也睡得浓了。成果一觉醒来,天已大亮。但昨晚之心境,却已然如隔在胸,所以一动身便要问询意中悬悬之事。所以,她急问拾掇房子,启户卷帘的侍女:海棠花怎么样了?侍女看了一看,笑回道:“还不错,一夜风雨,海棠一点儿没变!”女主人听了,嗔叹道;“傻丫头,你可知道那海棠花丛已是红的见少,绿的见多了吗!?”

  这句对白写出了诗画所不能道,写出了伤春易春的闺中人杂乱的神态口吻,可谓“逼真之笔。作者以“浓睡”、“残酒”搭桥,写出了白夜至晨的时刻改变和心思演化。然后一个“卷帘 ”,道破日曙天明,奇妙妥当。可是,问卷帘之人,却一字不提所问何事,只于答话中透露出谜底。真是绝妙工巧,不着痕迹。词人为花而喜,为花而悲、为花而醉、为花而嗔,实则是伤春惜春,以花自喻,慨叹自己的芳华易逝。

  声声慢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 凄凄惨惨戚戚。 乍暖还寒时分,最难将息。 三杯两盏淡酒, 怎敌他、晚来风急! 雁过也,正悲伤,却是旧时相识。满地黄花堆积,瘦弱损,现在有谁堪摘? 守着窗儿,单独怎生得黑? 梧桐更兼细雨, 到傍晚,点点滴滴。 这次序,怎一个愁字了得?

 

  

 

  李清照(1084—1151?)号易安居士。这位颇具文学才干的女作家,在宋代很多词人中,能够说是别出心裁。《声声慢》是她晚年的名作,向来为人们所称道,尤其是作者那哀婉的凄苦情,不知曾感动过多少人。其时,正值金兵侵略,北宋消亡,志趣相投的老公也病死在任上,南渡流亡的过程中夫妻半生保藏的金石文物又丢掉殆尽。这一连串的冲击使她尝尽了国破家亡、颠沛流离的苦痛。便是在这种布景下作者写下了《声声慢》这首词,经过描绘残秋所见、所闻、所感,抒情自己孤寂落寞、悲惨愁闷的心绪。词风深重凝重、哀婉凄苦,一改前期词作的开畅明快。作者的词作风格:前期,想念闺怨,对爱的渴求,对天然的喜欢(<<如梦令>>) 后期:(南渡后) 怀念故乡(忧国忧民).孤单,苍凉(<<声声慢>> )

 

  要注意的是,这首词中作者抒情的那种非比寻常的凄苦哀愁,风格看起来虽显消沉,但剖析此词不能脱离作者所日子的环境和年代气氛。联络作者的遭受,可知作者这一深重的哀愁不是那种闺怨闲愁,它是在金兵侵略、疆土沦丧、公民颠沛流离、朝政糜烂这样一个社会布景之下发生的,这就使这首词的爱情颜色有了一个年代依托,有了必定的现实性和社会含义。因而,咱们能够说《声声慢》这首满含凄苦情的词。可谓千古绝唱!

  醉花阴
薄雾彤云愁永昼,瑞脑销金兽。 佳节又重阳,玉枕纱厨,深夜凉初透。

  东篱把酒傍晚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在这首词里,尽管写的是思亲,可是却没有呈现思亲或想念之苦的句子,而是用了叙事的方法,表达出深深的思亲的愁闷。显的很沉重典雅。 古诗词中以花喻人瘦的著作层出不穷。但比较起来却均未及李清照本篇写得这样成功。原因是,这首词的比方与全词的全体形象结合得非常严密,比方奇妙,极切合女词人的身份和情致,读之亲热。词的意境经过描绘了重阳佳节作者把酒赏菊的情形,烘托了一种苍凉寂寥的气氛,表达了作者怀念老公的孤寂与孤寂的心境。

  弥补材料:听说李清照将这首词寄给在外当官的老公赵明诚后,赵明诚赞赏不已,自愧写词不如妻子,却又想要胜过她,所以杜门谢客,苦思冥想,三日三夜,作词五十首,并将李清照的这首词搀杂其间,请友人陆德夫谈论。陆德夫细加玩味后说:“只三句绝佳。”赵明诚问哪三句,陆德夫说:“莫道不用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正是本词的最终三句。

  简练翻译:淡薄的雾气稠密的云层掠起烦愁直到白天,冰片的香料早已烧完了在炉金兽。夸姣的节日又到重阳,皎白的瓷枕,轻纱笼罩的床厨,昨日深夜的凉气刚刚渗透。在东篱喝酒直饮到傍晚今后,淡淡的黄菊清香飘满双袖。甭说不会消损神魂,珠帘卷起是因为被受西风,闺中少妇比黄花愈加消瘦。

  如梦令

  常记溪亭日暮,陶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

  常常记起在溪边的亭子玩耍直到太阳落山的时分,喝得酣醉不知道回来的路。游兴满意了,天亮往回划船,过错地划进了荷花深处。抢着划呀,抢着划呀,惊扰满滩的水鸟,都飞起来了。

  这是一首忆昔词。寥寥数语,似乎是随意而出,却又字斟句酌,句句含有深意。最初两句,写陶醉振奋之情。接着写“兴尽”归家,又“误入”荷塘深处,别有天地,更令人流连。最终一句,纯真单纯,言尽而意不尽。

李清照

如果您以为还有待完善,需求弥补新内容或修正过错内容,请修正它

奉献者

匿名网友   adandelion  

宋词里录入著作  全宋词里查找李清照的全部宋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