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剪梅


李清照




红藕香残玉簟秋。
轻解罗裳,独上兰舟。
云中谁寄锦书来?
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花自漂荡水自流。
一种想念,两处闲愁。
此情无计可消除,
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了解的汉字去新华字典查找下。  

【注释】


  玉簟(dian)秋:指时至深秋,精巧的竹席已嫌清凉。

【简析】


  此词最精彩的是歇拍:"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比较起来,范词较平实,李词较灵敏,她以"眉头:、"心头"对举,以"才下"、"却上"相应,便构成一条动乱崎岖的爱情流波。但是红花需有绿叶相扶,没有前文的烘托烘托,这三句不或许如此精彩。

 

以灵活之笔表达眷眷之情——析李清照的《一剪梅》

  这首词在黄昇《花庵词选》中题作“别愁”,是赵明诚出外肄业后,李清照表达她怀念老公的心境的。伊世珍《琅嬛记》说:“易安结褵未久,明诚即负笈远游。易安殊不忍别,觅锦帕书《一剪梅》词以送之。”最近,电影《李清照》沿用了伊世珍之说,当赵明诚踏上征船出行时,歌曲就唱出《一剪梅》的“轻解罗裳,独上兰舟”。我以为把这首词了解为送行之作,于词意不尽相符,便是“轻解罗裳”两句,也难解说得通。“罗裳”,不会是指男人的“罗衣”,由于不论是从平仄或用字看,没有必要改“衣”为“裳”。“罗裳”无疑是指绸罗裙子,而宋代男人是不穿裙子的。要是把上句解为写李清照,下句写赵明诚,那么,下句哪来主语?两者辞意又是怎样联络的呢?看来,应该以《花庵词选》题作“别愁”为宜。

  李清照和赵明诚成婚后,夫妻爱情甚好,家庭日子充满了学术和艺术的气氛,非常圆满。所以,两人一经离别,两地想念,这是不难了解的。特别是李清照对赵明诚更为敬慕钟情。这在她的许多词作中都有所流露。这首词便是作者以灵活之笔表达她胶漆相投的思夫之情的,它反映出初婚少妇沉溺在情海之中的纯诚心灵。词的开始是:

  红藕香残玉簟秋。

  写出时刻是在一个荷花凋零、竹席嫌凉的秋天。“红藕”,即赤色荷花。“玉簟”,是精巧的竹席。这一句寓意极端丰厚,它不只点明晰时节,指出便是这样一个萧疏秋意引起了作者的离情别绪,显示出全词的倾向性。并且烘托了环境气氛,对作者的孤单闲愁起了烘托效果。如“红藕香残”,虽然是表示出秋来了荷花凋零,其实,也含有芳华易逝,美女易老之意;“玉簟秋”,虽然是暑退秋来,所以竹席也凉了。其实,也含有“人去席冷”之意。

  就表现手法及其意义来看,这一句和南唐李璟《浣溪沙》的首句:“菡萏香销翠叶残”相类似。相同是说荷花凋残,秋天来了。但后者不如前者那么赋有诗意:“菡萏香销”,无疑是不及“红藕香残”那样既浅显又是色泽明显;“翠叶残”意思依然和“菡萏香销”相同,是指秋来荷叶落。但“玉簟秋”,却不同了,又有一层新的意思。假如说,“红藕香残”是从客观现象来表现秋的到来,那么,“玉簟秋”便是经过作者的片面感触——竹席生凉来表达秋的到来。一句话里把客观和片面、景和情都消融在一起了。明显,同是七个字,但它的寓意就比之李璟句丰厚得多。怪不得清朝陈廷焯赏识说:“易安佳句,如《一剪梅》起七字云:‘红藕香残玉簟秋’,精秀特绝,真不食人世烟火者。”(《白雨斋词话》)李清照并非不食人世烟火的人,但这一句“精秀特绝”,却是实践,并非过誉。

  李清照原本已因老公外出而有所挂念,现在面临这样一个荷残席冷、万物萧疏的现象,免不了触景生情,其思夫之情必定愈加环绕胸襟,心里之苦是显而易见的。俗人受忧虑愁闷的折磨,总是要想方法排愁遣闷的,这是人之常情。李清照也不破例。她终究想怎么来消除这忧虑愁闷呢?此刻,她不是借酒消愁,也不是悲歌当泣,而是借旅游以遣闷,下两句便是这样引出来的:

  轻解罗裳,独上兰舟。

  便是说,我悄悄地解开了绸罗的裙子,换上便装,单独划着小舟去玩耍吧!上句“轻”字,很有份量,“轻”,是轻手轻脚的意思。它实在地表现了少妇生怕惊扰他人,当心而又有几分害臊的心境。正由于是“轻”,所以谁也不知道,连侍女也没让跟从就单独上小舟了。下句“独”字便是回应上句的“轻”字的。“罗裳”,是丝绸制的裙子。“兰舟”,即木兰舟,船的美称。这儿用“罗裳”和“兰舟”很切合李清照的身份。由于这是赋有人家之所独有。这两句的寓意,既不同于《九歌•湘君》中的“沛吾乘兮桂舟,令沅湘兮无波,使江水兮安流”。写湘夫人乘着桂舟来会湘君;也不同于张孝祥的《念奴娇》:“玉鉴琼田三万顷,著我扁舟一叶。”写张泛舟在宽广的洞庭湖上的振奋心境。而是极写李清照思夫之苦,她之所以要“独上兰舟”,正是想借泛舟以消愁,并非闲情逸致的玩耍。这是李清照遣愁的方法之一。其实,“独上兰舟”以消愁,若非愁之极何故出此?但是,它不过是象“碰杯消愁愁更愁’相同。曩昔或许双双泛舟,今日单独击楫,眼前的现象,只能勾引起往事,怎能解闷得了呢?不过,李清照终究跟一般的女性不同,她不把自己的这种忧虑愁闷归咎于对方的离别,反而幻想对方也会怀念着自己的。所以,她宕开一笔,写道:

  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前两句是倒装句。这几句意思是说,当空中大雁飞回来时,谁托它捎来信件?我正在明月照满的西楼上期望着呢!“谁”,这儿实践上是暗指赵明诚。“锦书”,即锦字回文书,这儿指情书。作者这么写,看好像淡,实则宛转有神韵:一、它表现了李清照夫妻爱情的极端深重、真诚,以及李清照对她老公的充沛信赖。由于假如她对赵明诚爱情淡漠,或有所置疑,就不会幻想“云中谁寄锦书来”,而是必定宣布“浮云蔽白日,游子不论反”(《古诗十九首•行行重行行》);或是“荡子行不归,空床难独守”(《古诗十九首•青青河畔草》)的怨言。所以,这儿作者这样写,不言情而情已自见。这种借写事来抒发,正是在艺术创作上最赋有感染力的。二、寓笼统于形象之中,因此更觉详细生动。单说“谁寄锦书来”,不免显得笼统。作者借助于雁能传书的传说,写道:“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这就经过大雁翔空,形象地表达了信件的到来,使人可看得到,摸得着。虽然这种写法,并非自她始,但她的云中雁回比之一般的飞雁传书,明显画面更为明晰,形象更为明显,这种点化依然是值得必定的。三、它烘托了一个月光照满楼头的夸姣夜景。在这夜景里,即便收到情书,无疑是高兴的。但光是这样了解,还不或许开掘“月满西楼”句的实在意义。雁传信件,固可暂得宽慰,但不或许消除她的想念。其实,在高兴的背面,蕴藏考虑念的泪水,这才是实在的爱情。“月满西楼”句和白居易《长想念》的“月明人倚楼”意义类似,都是写月夜思妇凭栏望远的。但李作较之白作好像进了一步,关键在于“西”字,月已西斜,足见她站立楼头已久,这就标明晰她思夫之情更深,愁更极。由于李清照已然怀念着自己的老公,又信赖老公也会怀念着自己,所以,下片也就顺此思路打开了:

  花自漂荡水自流。

  有人说,这是写李清照慨叹自己“芳华易老,韶光易逝”。要是这样,那么,下面“一种想念,两处闲愁”两句,就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了。其实,这一句含有两个意思:“花自漂荡”,是说她的芳华象花那样空自凋残;“水自流”,是说她老公远行了,象悠悠江水空自流。“自”字,是“空自”或“天然”的意思。它表现了李清照的感叹口气。这句话看似平平,实践上意义很深。只需咱们细心玩味,就不难发觉,李清照既为自己的美女易老而慨叹,更为老公不能和自己同享芳华而让它白白地消逝而伤怀。这种杂乱而奇妙的爱情,正是从两个“自”字中表现出来的。这便是她之所以感叹“花自漂荡水自流”的关键所在,也是她俩真诚爱情的详细表现。唯其如此,所以底下两句:

  一种想念,两处闲愁。

  就天然地引出来了。假如说,上面没有任何一句说到李清照和他的老公的两相恩爱;那么,这两句就说得再了解也没有了。她俩是相同互想念念着,也相同因离别而苦恼着。这种共同的构思表现了李清照对赵明诚的无限钟情和充沛信赖,表现了她开畅的性情,长于为对方考虑,与一般妇女的狭窄胸怀不同。在古典诗词中,写思夫之作的不少,但大多是“过尽千帆皆不是。斜辉脉脉水悠悠,肠断白萍洲”(温庭筠《忆江南》);或是“红豆不胜看,满眼想念泪”(牛希济《生查子》)一类文字。象李清照这样从两方面来写出想念之苦的,极为罕见。

  那么,李清照的“闲愁”终究达到了什么程度呢?下面三句就作了答复:

  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便是说,这种想念之情是无法解闷的,绉着的眉头刚才舒展,而思绪又涌上心头。一句话便是时刻在想念着。这儿,作者对“愁”的描绘,极端形象。人在忧虑愁闷时总是绉着眉头,愁眉苦脸的。作者正是捉住这一点才写出“才下眉头,却上心头”两句,使人若见其眉头刚舒展又紧蹙的姿态,然后领会到她心里的连绵苦楚的。“才下”、“却上”两个词用得很好,两者之间有着衔接的联络。所以,它能把想念之苦的那种爱情在时刻短中的改变崎岖,表现得极端实在形象。这几句和李煜《乌夜啼》的“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意境类似,有异曲同工之妙。

  王士祯在《花草蒙拾》中说:“然易安亦从范希文‘都来此事,眉间心上,无计相逃避’语胎出,李奸细耳。”固然,李作比之范作已胜一筹。“眉间心上,无计相逃避”,总不及“才下眉头,却上心头”那么形象地反映李清照愁眉改变的现象,怪不得成为千古绝唱。

  由上看来,李清照这首词主要是表达她的思夫之情。这种体裁,在宋词中为数不少。若处理欠好,必落俗套。但是,李清照这首词在艺术构思和表现手法上都有自己的特征,因此赋有艺术感染力,仍不失为一篇创作。其特色是:一、词中所表现的爱情是旖旎的、纯真的、志同道合的;它和一般的单纯思夫或怨其不返,大异其趣。二、作者斗胆地歌颂自己的爱情,毫不扭捏,更无病态成份;既象蜜相同的甜,也象水相同的清,磊落大方。它和那些卿卿我我、扭捏作态的爱情,爱憎分明。三、李词的言语大都浅俗、新鲜,了解如话,这首词也不破例。但它又有自己的特色,那便是在浅显中多用偶句,如“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一种想念,两处闲愁”、“才下眉头,却上心头”等等,既是对偶句,又浅白易懂,读之琅琅上口,声韵调和。若非铸词高手,难能做到。(郑孟彤)


【赏析二】

  这首词作于清照和老公赵明诚远离之后,寄寓着作者不忍离别的一腔厚意,是一首工巧的别情词作。

  词的起句“红藕香残玉簟秋”,领起全篇,上半句“红藕香残”写野外之景,下半句“玉簟秋”写室内之物,对清秋时节起了点染效果。全句设色清丽,意象蕴藉,不只描写出四周风光,并且烘托出词人情怀。意境清凉幽然,颇有仙风灵气。花开花落,既是天然界现象,也是悲欢离合的人事标志;枕席生凉,既是肌肤间触觉,也是苍凉独处的心里感触。起句为全词定下了幽丽的抒发基调。

  接下来的五句次序写词人从昼到夜一天内所作之事、所触之景、所生之情。前两句“轻解罗裳,独上兰舟”,写的是白日在水面泛舟之事,以“独上”二字暗示境况,暗逗离情。下面“云中谁寄锦书来”一句,则明写别后的悬念。接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两句,构成一种目断神迷的意境。按次序,应是月满时,上西楼,望云中,见回雁,而思及谁寄锦书来。“谁”字天然是暗指赵明诚。但是明月骄傲,人却未圆;雁字空回,锦书无有,所以有“谁寄”之叹。说“谁寄”,又可知是无人寄也。词人因惦念游子行迹,期望锦书抵达,遂从瞭望云空引出雁足传书的遥想。而这一望断天边、神驰象外的情思和遥想,无时无刻不环绕于词人心头。

  “花自漂荡水自流”一句,承上启下,词意不断。它既是即景,又兼比兴。其所展现的花落水流之景,是遥遥与上阕“红藕香残”、“独上兰舟”两句相拍合的;而其所象喻的人生、岁月、爱情、离别,则给人以苍凉无法之恨。

  下片自此转为直接抒发,用心里单独的方法打开。“一种想念,两处闲愁”二句,在写自己的想念之苦、闲愁之深的一起,由己身推想到对方,深知这种想念与闲愁不是单独面的,而是两边面的,以见两心之相印。这两句也是上阕“云中”句的弥补和引申,阐明虽然天长水远,锦书未来,而两地想念之情初无二致,足证两边情爱之笃与互信任赖之深。这两句既是排列的,又是合一的。合起来看,从“一种想念”到“两处闲愁”,是两情的分合与深化。其分合,标明此情是一而二、二而一的;其深化,则倾吐此情已由“思”而化为“愁”。下句“此情无计可消除”,紧接这两句。正因人已分在两处,心已笼罩深愁,此情就当然难以解闷,而是“才下眉头,却上心头”了。

  “此情封闭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三句最为世人所称道。这儿,“眉头”与“心头”相对应,“才下”与“却上”成崎岖,语句结构既非常整齐,表现手法也非常奇妙,在艺术上具有很强的吸引力。当然,这两个四字句仅仅整首词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并非鹤立鸡群。它有赖于全篇的烘托,特别因与前面另两个相同工巧的四字句“一种想念,两处闲愁”前后衬映,而相辅相成。


【赏析三】

  元伊世珍《琅嬛记》卷中载:“易安成婚未久,明诚即负笈远游。易安殊不忍别,觅锦帕书《一剪梅》词以送之。”以词来表达想念之情,这并不是什么新鲜的体裁,但李清照这首《一剪梅》以其新鲜的风格,女性特有的沉挚情感,一点点“不落窠臼”的表现方法,给人以美的享用,显得越发难能可贵。

  “红藕香残玉簟秋”,首句词人描绘与老公别后,目击池塘中的荷花色香俱残,回房欹靠竹席,颇有凉意,本来秋天已至。词人不经意地道出自己滞后的时节认识,实是写出了她自老公走后,神不守舍,对环境改变浑然无觉的现象。“红藕香残”的意境,“玉簟”的凉意,也烘托出女词人的冷清与孤寂。此外,首句的语淡情深,如浑然天成,不经意道来。故前人评曰:“易安《一剪梅》起句‘红藕香残玉簟秋’七字,便有吞梅嚼雪,不食人世烟火气候,其实寻常不经意语也”(《两般秋雨庵漫笔》卷三)。“轻解罗裳,独上兰舟。”次写在闺中无法解闷忧虑愁闷与想念之苦,便出外乘舟解闷。词人在一首《如梦令》中曾生动地记叙一次她乘舟尽兴玩耍的现象,不只归舟晚,还误入藕花深处,惊起一滩鸥鹭,情调愉快。现现在却是“独上兰舟”,不只无由消除想念之苦,反更显迷惘和抑郁。“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女词人独坐舟中,多么期望此刻有雁阵南翔,捎回老公的信件。而“月满西楼”,则当了解为改日夫妻团聚之时,临窗望月,共话互相想念之情。此句颇有李商隐“何当共剪西窗烛”诗句的意境。别的,“月满”也包含夫妻团圆之意。这三句,女词人的思想与幻想大大超越实践,与首句恰构成明显对照。标明晰词人的想念之深。

  下片。“花自漂荡水自流”,词人的思绪又由幻想回到实践,并照映上片首句的句意。眼前的现象是落花漂荡,流水自去。由期望信件的到来,到眼前的表达流水落花,词人的百般无法的伤感油但是生,特别是两个“自”字的运用,更表露了词人对现状的无法。“一种想念,两处闲愁”,次写词人自己怀念老公赵明诚,也幻想赵明诚相同在怀念自己。这样的断言,这样的心有灵犀,是建立在夫妻相知相爱的根底上的。末三句,“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词人以迫临白话的词句,描绘自己不只无法暂时解闷想念之情,反而堕入更深的怀念地步。两个副词“才”、“却”的运用,很逼真形象地表现了词人挥之又来、无计可消除的想念之情。

  这是一首适当赋有画中有诗的词作。词人越是把她的别情表达得酣畅淋漓,就越能显出她的夫妻恩爱的甜美,也越能表现出她对日子的酷爱。此外,这首词在意境的描写,真诚、深重情感的表述,以及言语运用的艺术上,无不给人留下深入的形象。 (文潜 少鸣)


【赏析四】

  本篇表达的是一般的秋日别情,是作者为怀念其夫赵明诚所作,上阕从秋日单独泛舟出游写到明月高照闺楼,无论是白日或晚上,出外或许归家,无时无刻不在挂念着心上之人,期望他从远方寄来“锦书”。下阕以花落水流比较老公脱离自己今后的孤寂冷清之感,阐明互相伉俪情深,两地想念难以消除。咱们能够见到,柳眉刚刚舒展,心中又见翻腾,词语浅显,爱情深挚,表现了漱玉词的艺术风格。

  集评:
  离情欲泪。读此始知高则诚,关汉卿诸人,又是效颦(《杨慎批点本草堂诗余》卷三)。
  此词颇尽离别之情。语意潇洒,令人省目(《草堂诗余评林》卷二)
  易安佳句,如《一剪梅》起七字云:“红藕香残玉簟秋”,精秀特绝,真不食人世烟火者(《白雨斋词话》卷二)。

  词一开篇:“红藕香残玉簟秋”,荷花已然凋残,尽是一片清秋萧瑟时节,这个“秋”字,正是作者触发情怀的节点,是缘景生情的底子,也是文章情气的根底。作者把“秋”这个笼统化的时节概念,用具有理性颜色和具象特征的“红藕香残”来表达。一起,秋凉的“香残”现象和清飒气氛最能激起人们的愁情幽绪,这在古典诗词是极为常见的,这阐明晰其审美上的目标特征和心思意绪上的对应同构联络。作者奇妙的避免了天然现象或许的对主体心思意绪的掩蔽,使读者发作审美上的倾向,而是把客体的天然物象作为引发心境的前言。即不是意大境小,也不是境粗心小,而是微衰的秋境和幽然的秋思之间的彼此符合。

  作者淡起微推,首先用淡笔勾勒时节特征,这以后轻推出抒发主体的形象。“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两句足可玩味,“轻”,言其悄悄然;“独”,曰其仅然一身。何故如此?词至此可谓不着一字,但是其意脉潜隐其间,直到“云中谁寄锦书来”,其潜隐之意脉刚才显豁,终显其表层意象。作者瞭望秋际云天,原是期盼老公的“锦书来”,所以紧接“雁字回时”一句。“雁字”既是眼前实景,雁阵归然,漫空嘹唳;也是寄兴之景,所谓鸿雁传书,本便是具有民族本性的传统意象,含有标志意义。当这这种抬头引怀,待书于景的认识,终究成为显性认识时,前两句“轻解罗裳,独上兰舟”所内蕴的深意也就得到了很好的解说。其在一个幽静的环境中孤苦伶仃,静静地等候雁传尺素,单独咀嚼那离别的伤情,悄然的解闷那铭心的怀念。在这“轻”与“独”中不事张扬,无需为伴的去回味、咀嚼、领会、领会。上阕结尾处,忽见“月满西楼”这一现象描绘。这一收笔,绝极妙极。不光照应了首句“红藕香残”的现象,且一起组成了一个空间上的立体环境体;红藕、兰舟、雁字、西楼。作者亦身在其间,独处一角,可谓身入词境。这时分出现在咱们面前的是空间感下透现的时态感观,时空的灵动栩栩如生,此刻流转在咱们心间的是作者的情与意的深度融合,所以从开始的绘画美上升到一个更高的美学层面,意境美。

  本篇词作,上阕隐然想念之意,下阕则直宣情愫。“花自漂荡水自流”,乃借景抒怀,私自又扣合流水落花的伤感与无法。能够说字字紧扣“想念”这一词中意脉。“一种想念,两处闲愁”,作者述及与老公身处两地,同处一种思绪之间,标明晰作者与老公的心灵感应同为一概。可见此处是为双向而动。这与前人所作大部为对月独抒怀的爱情脉思有着明显差异。但是“此情无计可消除”,作者怎么为之?结尾处“才下眉头,却上心头。”两句绝妙好词,除让人哑然称绝之外,唯有叹然。作者一路写来,或寄情于景,或景中含情,意象时露时显,于结尾处突然一收,如群山之玉,塔顶明珠,给读者以激烈的审美影响,使之心灵为之轰动,沉思、遥想。长时刻的领会个中三味。

  作者以其共同的方法感知着人类社会遍及存在的一种天然情感,并以她共同的艺术技巧将之出现,并在这一瞬间凝为审美的精华,使之著作发作永久的艺术魅力。这便是全部传世巨著所共有的,在各个层面上以独具特性化的表现手法传达出人类的遍及认识情感,引发不一起代、民族、国界的人们的仁慈的审美领会。

假如您以为还有待完善,需求弥补新内容或修正过错内容,请修正它

奉献者

下一页  末页  共2页  当时是第1页  
下一页  末页  共2页  当时是第1页  

谈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