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花阴


李清照




薄雾彤云愁永昼,瑞脑消金兽。
佳节又重阳,玉枕纱厨,深夜凉初透。
东篱把酒傍晚后,有暗香盈袖。
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新华字典查找下。  

【注释】

这首词是作者婚后所作,抒情的是重阳佳节怀念老公的心境。传说清照将此词寄给赵明诚后,惹得明诚较量之心大起,遂三夜未眼,作词数阕,然终未胜过清照的这首《醉花阴》。

  “薄雾彤云愁永昼”,这一天从早到晚,天空都是布满着“薄雾彤云”,这种阴沉沉的气候最使人感到忧虑烦闷难捱。外面气候欠安,只好待在屋里。“瑞脑消金兽”一句,便是转写室内情形:她单独个儿看着香炉里瑞脑香的袅袅青烟入迷,真是穷极无聊!又是重阳佳节了,气候骤凉,睡到深夜,凉意透入帐中枕上,比照配偶聚会时闺房的温馨,真是不可同日而语。上片寥寥数句,把一个闺中少妇心事重重的愁态描画出来。她走出室外,气候欠好;待在室内又闷得慌;白日欠好过,黑夜更难挨;坐不住,睡不宁,真是难以将息。“佳节又重阳”一句有深意。古人对重阳节非常重视。这天亲朋聚会,相携登高,佩茱萸,饮菊酒。李清照写出“瑞脑消金兽”的孤独感后,立刻接以一句“佳节又重阳”,显然有言外之意,暗示当此佳节良辰,老公不在身边。“遍插茱萸少一人”,怎叫她不“每逢佳节倍思亲”呢!“佳节又重阳”一个“又”字,是有很浓的爱情颜色的,杰出地表达了她的伤爱心境。紧接着两句:“玉枕纱厨,深夜凉初透”。老公不在家,玉枕孤眠,纱帐内独寝,又会有什么感触!“深夜凉初透”,不只仅时令转凉,而是别有一番苍凉味道。

  下片写重阳节这天赏菊喝酒的情形。把酒赏菊本是重阳佳节的一个首要节目,大约为了应景吧,李清照在屋里闷坐了一天,直到傍晚,才强打精力“东篱把酒”来了。可是,这并未能宽解一下愁怀,反而在她的心中掀起了更大的爱情波涛。重阳是菊花节,菊花开得极盛极美,她一边喝酒,一边赏菊,染得浑身花香。可是,她又不由触景伤情,菊花再美,再香,也无法送给远在异地的亲人。“有暗香盈袖”一句,化用了《古诗十九首》“馨香盈怀袖,路远莫致之”句意,暗写她无法解闷的对老公的怀念。她实在情不自禁,再无喝酒赏菊的意绪,所以仓促回到闺房。“莫道不消魂”句写的是晚来风急,瑟瑟西风把帘子掀起了,人感到一阵寒意。联想到方才把酒相对的菊花,菊瓣纤长,菊枝瘦细,而斗风傲霜,人则悲秋伤别,消愁无计,此刻顿生人不如菊之感。以“人比黄花瘦”作结,取譬多端,含蕴丰厚。

  从气候到瑞脑金兽、玉枕纱厨、帘外菊花,词人用她忧虑烦闷的心境来看这全部,无不涂上一层忧虑烦闷的爱情颜色。

  以花木之“瘦”,比人之瘦,诗词中不乏相似的语句,这是由于正是“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这三句,才一起发明出一个凄清寂寥的深秋怀人的境地。“莫道不消魂”,直承“东篱把酒”以“人拟黄花”的比方,与全词的全体形象相结合。“帘卷西风”一句,更直接为“人比黄花瘦”句作环境气氛的烘托,使人幻想出一幅画面:重阳佳节佳人独对西风中的瘦菊。有了时令与环境气氛的烘托,“人比黄花瘦”才有了更深沉的寄予,此句也才能为千古传诵的佳句。


【赏析二】

  李清照的重阳《醉花阴》词相传有一个故事:“易安以重阳《醉花阴》词函致明诚。明诚叹赏,自愧弗逮,务欲胜之,全部谢客,忘食忘寝者三日夜,得五十阕,杂易安作以示友人陆德夫。德夫玩之一再,曰:‘只三句绝佳’。明诚诘之,答曰:‘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正易安作也”(见《元伊世珍?琅嬛记》)。这个故事纷歧定是实在的,可是它阐明这首词最好的是最终三句。

  现在先看看它的全首。词的最初,描绘一系列夸姣的景象,夸姣的环境。“薄雾彤云”是比方香炉出来的卷烟。可是香雾迷朦反而使人忧愁,觉得白日的时刻是那样长。这儿现已点出她尽管处在舒适的环境中,可是心中仍有忧虑烦闷。“佳节又重阳”三句,点出时刻是凉快的秋夜。“纱厨”是室内的精美设备,在镂空的木间隔上糊以碧纱或彩绘。下片最初两句写重阳对酒赏菊。“东篱”用陶渊明“采菊东篱下”诗意。“人比黄花瘦”的“黄花”,指菊花。《礼记》月令:“鞠(菊)有黄花”。“有暗香盈袖”也是指菊花。从最初到此,都是写好环境、好光景:有金兽焚香,有“玉枕纱厨”,而且对酒赏花,这正是他们青年夫妻在重阳佳节共度的好环境。可是现在夫妻离别,因而这佳节美景反而勾引起人的离愁别恨。全首词仅仅写夸姣环境中的忧虑烦闷心境,杰出这些夸姣的景象的描绘,意图是加强描绘她的离愁。

  在末端三句里,“人比黄花瘦”一句是警句。“瘦”字而且是词眼。词眼犹人之眼目,它是全词精力会集体现的当地。

  在诗词中,作为警句,一般是不简单拿出来的。这句“人比黄花瘦”之所以能给人深入的形象,除了它本身运用比方,描绘出明显的人物形象之外,语句安排得稳当,也是其原因之一。她在这个结句的前面,先用一句“莫道不消魂”带动宕口气的语句作引,再加一句写动态的“帘卷西风”,这今后,才拿出“人比黄花瘦”警句来。人物到最终才呈现。这警句不是孤立的,三句联成一气,前面两句盘绕后边一句,起到绿叶红花的效果。经过作者的精心安排,好象电影中的一个特写镜头,形象性很强。这首词末端一个“瘦”字,归结全首词的心意,上面种种景象描绘,都是为了表达这点精力,因而它的确称得上是“词眼”。以炼字来说,李清照还有《如梦令》“绿肥红瘦”之句,为人所传诵。这儿她说的“人比黄花瘦”一句,也是前人未曾说过的,有它杰出的发明性。(夏承焘)

【简析】


  这首词是作者前期和老公赵明诚别离之后所写,它经过悲秋伤别来表达词人的孤寂与想念情怀。
  上片与秋凉情形。首二句就白天来写:“薄雾彤云愁永昼。”这“薄雾彤云”不只布满整个天宇,更罩满词人心头。“瑞脑消金兽”,写出了时刻的绵长无聊,一起又烘托出环境的凄寂。次三句从夜间下笔,先点明季节:“佳节又重阳”。随之,又从“玉枕纱厨”这样一些具有特征性的事物与词人特别的感触中写出了透人肌肤的秋寒,暗示词中女主人公的心境。而贯穿“永昼”与“一夜”的则是“愁”、“凉”二字。深秋的节候、物态、情面,已仿佛在目。这是构成下片“人比黄花瘦”的原因。下片写重九感念。首二句写重九赏菊喝酒。古人在旧历九月九日这天,有赏菊喝酒的风习。唐诗人孟浩然《过故人庄》中就有“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之句。宋时,此风不衰。所以重九这天,词人照样要“东篱把酒”直饮到“傍晚后”,菊花的清香盛满了衣袖。这两句写的是佳节仍旧,赏菊仍旧,但人的情状却有所不同了:“莫道不消魂,帝卷西风,人比黄花瘦”。上下比照,大有物是人非,今昔异趣之感。就上下片之间的联络来说,这下片写的是成果。

  早年,李清照过的是圆满的爱情日子与家庭日子。作为闺阁中的妇女,由于遭受封建社会的种种捆绑,她们的活动范围有限,日子履历也遭到重重束缚,即便象李清照这样上层常识妇女,也毫无例外。因而,相对说来,他们对爱情的要求就比一般男人要求更高些,体会也更细腻一些。所以,当作者与老公别离之后,面临.单调的日子,便忍不住要借惜春悲秋来表达自己的离愁别恨了。这首词,便是这种心境的反映。从字面上看,作者并未直接表达茕居的苦楚与想念之情,但这种爱情在词里却无往而不在。这是透过一层的写法。

  比方的奇妙也是这首词广泛传诵的重要原因之一。古诗词中以花喻人瘦的著作层出不穷。如“人与绿杨俱瘦”(宋无名氏《如梦令》),“人瘦也,比梅花、瘦几分?”(宋程垓《摊破江城子》),“天还知道,和天也瘦。”(秦观《水龙吟》)等等。但比较起来却均未及李清照本篇写得这样成功。原因是,这首词的比方与全词的全体形象结合得非常严密,极切合女词人的身份和情致,读之亲热。

  词中还适当地运用了烘云托月的方法,有藏而不露的神韵。例如,下片写菊,并以菊喻人。但全篇却不见一“菊”字。“东篱’,本来是用陶渊明‘采菊东篱下”诗意,但却隐去了“采菊”二字,实践是藏头。又如,“把酒”二字也是如此,“酒”字之前,本来有“菊花”二字,因古人于九月九日有饮菊花酒的风习,这儿也省掉了“菊花”二字。再如“暗香”,这儿的“暗香”指的是菊花而非其他花蕊的香气。“黄花”,也便是“菊花”。由上可见,全词不见一个“菊”字,但“菊”的色、香、形状却俱现纸上。词中多此一层转机,吟味时多一层考虑,诗的神韵也因之增厚一层。

  设问方法也是词中值得注意的艺术特征之一。明茅映在《词的》中说:人们“但知传诵结语(指“人比黄花瘦”句),不知妙处全在‘莫道不消魂’。”这话是很有见地的。“莫道”一句,实践上能够与贺铸《青玉案》中“试问闲愁都几何”一句相媲美。所不同的是“莫道”句带有反问与激问的成分。

  元伊士珍《琅环记》有如下一段故事:“易安以重阳《醉花明》词函致赵明诚。明诚叹赏,自愧弗逮,务欲胜之。全部谢客,忌食忘寝者三日夜,得五十阕,杂易安作以示友人陆德夫。德夫玩之一再,曰:‘只三句绝佳’。明城诘之。答曰:‘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正易安作也。”不管这一故事的可信程度怎么,单从这故事的撒播就足以阐明李清照的日子体会不是一般文人所能体会得了的;他的艺术风格与艺术技巧,也不是一般词人所能仿照得了的。词里呈现的那种多愁善感、弱不由风的闺阁佳人形象,也正是这样发明出来的。由于这一形象是封建社会特定历史时期与特定阶级的产品。

如果您以为还有待完善,需求弥补新内容或修正过错内容,请修正它

奉献者


谈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