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永简介


柳永:(987?-1055?),字耆卿,初号三变。因排行七,又称柳七。本籍河东(今属山西),后移居崇安(今属福建)。宋仁宗朝进士,官至屯田员外郎,故世称柳屯田。由于宦途崎岖、日子失意,他由寻求功名转而厌恶官场,耽溺于旖旎富贵的都市日子,在“倚红偎翠”、“浅斟低唱”中寻觅寄予。作为北宋榜首个专力作词的词人,他不只开辟了词的体裁内容,并且制作了很多的慢词,开展了铺叙方法,促进了词的通俗化、白话化,在词史上产生了较大的影响。有《乐章集》。

 

柳永 北宋词人。原名三变,字耆卿。福建崇安(一作乐安)人。其生卒年未见史籍明载,据今人唐圭璋《柳永业绩新证》,约生于宋太宗雍熙四年 (987),卒于宋仁宗皇佑五年(1053)。他的文学活动期间约略相当于仁宗朝(1023~1063)。其年齿与晏殊附近。因排行第七,故也称为柳七。官至屯田员外郎,世称柳屯田。他又做过余杭令,昌国州晓峰盐场大使,监督制盐,因而深知贫穷盐民的悲惨日子。他的《煮海歌》说他们终年"循环往复无歇息,官租未了私租逼。驱妻逐子课工程,虽作人形俱菜色"。他的诗撒播下来的不多,只要两三首。但即如上引《煮海歌》,已可见其风格和他的词彻底不同。
他为后人所注重的,是他在宋词方面的奉献。他在这方面之所以有明显的成果,和他生性放浪、风流倜傥的私日子有关。据宋人笔记,他因在〔鹤冲天〕词中说过:"忍把空名,换了浅斟低唱",为宋仁宗所不喜,说:"此人风前月下,好去 浅斟低唱 ,何要 空名 ?且填词去!"因而他屡试不中。直到他改名为"永",才中了景□元年(1034)的进士。按〔鹤冲天〕最初说"黄金榜上,偶失龙头望",则此词正为"下第"而作,并非先有此词然后仁宗除他的名。其次,像他这种好像颓丧的怨言是其时一般士大夫常有的习气,连堂堂宰相范仲淹都说:"屈指细深思,争如共刘伶一醉","人世都无百岁,……忍把空名牵系?"(〔易银灯〕柳永的怨言,正是从范仲淹那里来的。又听说,由于仁宗对他的批判,他就自称"奉圣旨填词"(《艺苑雌黄》)。其实,他素日填词,所奉的不是皇帝的圣旨,而是和他密切交游的歌女舞伎的"芳旨"。
柳永年轻时是个风流才子,喜欢为秦楼楚馆的姑娘们和教坊的乐师们(演奏员)用其时的白话为她们填词,写出她们的心思。柳永大约没有成婚,他身后没有家族为之营丧葬,由歌女们聚资为他营葬,因而他变成了一个传奇人物;今后她们每年还为他举办"吊柳会",《清平山堂话本》中的《江楼记》便是唐塞此事成为小说。把柳永爱情故事的传说写成剧本的,有元曲《钱大尹智宠谢天香》,关汉卿著,剧本阐明他赴考曾经没有成婚。从他的词中能够看出他常在游览中,在城中则就宿在歌女家中。
他在词史上的奉献有两个方面:其一,他是长调(慢词)的倡导者。其二,他用俗话填入词中。宋初词宗《花间》,多唱小令。由柳永大力开辟新局面。试看北宋初年直到徽宗年代,几个大名家的词集简直满是小令;例如晏殊的〔珠玉洞〕,悉数130多首中,除了卷末5首应付的寿词〔拂霓裳〕、〔连理枝〕是中调外,简直悉数是小令。欧阳修的《六一词》,也绝大部分是小令,并且有些调子用得特别多,如〔渔家傲〕30调,〔玉楼春〕29调,〔蝶恋花〕17调,〔采桑子〕13调。这些状况,都是契合《花间》和南唐的本性传统的。在北宋咱们的集子中,保存长调最多的要算柳永的著作,并且以《乐章》名集,又在许多慢词的调名上还注明宫调称号,以辅导乐器的演奏员按调吹打。如"正宫"、"仙吕宫"、"大石调"等。可见他不光发起写长调,并且侧重证明长调也和小令相同,能够入乐演唱;他的著作不只是诗集并且是唱本,故名《乐章》。
和柳永约略一起的张先也写了一些慢词,但比柳永要少得多。《乐章集》中除少数其时盛行的小令如〔玉楼春〕、〔巫山一段云〕、〔少年游〕、〔木兰花〕、〔蝶恋花〕等外,绝大多数是长调,其中有不少是他自创的。其最长者如〔戚氏〕多至 212字,〔抛球乐〕也有 188字,这是曾经所没有的。自他创始了写长调的习尚,后来苏轼也写〔戚氏〕、〔哨遍〕等长调。柳永的〔忆帝京〕说:"系我终身心,负你千行泪。"苏轼的〔雨中花慢〕说:"算应负你,枕前珠泪,万点千行。"从这些材猜中,最能够看出,正是苏轼受柳永的影响。世人论苏轼词称他以柳永为舆台(奴才),不契合现实。
柳永的〔八声甘州〕,"霜风凄紧,关河萧瑟,残照当楼"三句曾被苏轼评为"不减唐人高处"(《侯鲭录》)。此词上片"惟有长江水,无语东流",即苏轼〔念奴娇〕"大江东去"所本。下片"误几回天边识归舟",即温庭筠词"过尽千帆皆不是"之意。北宋词家消融前人佳作,大率如此。
柳永在仁宗时相对昌盛安泰的社会环境中,享用汴京的都市日子。除了一部分著作是描绘歌女舞伎的闲愁别恨以外,也写了不少他自己不满意的怨言,以及羁游览役之苦。在这些著作中描绘祖国的如画的江山,真可谓"一洗绮罗香泽之态"。如〔满江红〕"暮雨初收",〔望远行〕"长空降瑞",〔雨霖铃〕"寒蝉凄切"都是一幅幅山水画卷,读之如置身大自然中。至于他铺写都市景物之美,也能够使读者眼明神旺。相传金主完颜亮由于读了柳永的〔望海潮〕而动南侵之念,梦想"立马吴山榜首峰"。柳词〔望海潮〕称"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云树绕堤沙。怒涛卷霜雪,通途无涯。市列珠玑,户盈罗绮,竞豪奢。"又称:"重湖叠□清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
关于柳永著作的点评,自宋以来即有不合。各家评语有一点比较共同的,即以为他引证俗话,不登大雅之堂,著作主题多与妇女有关,难免尘下,但也因而而为广大人民所喜欢。从西夏来的青鸟使说,凡有饮井水处即能歌柳词。这和他选用民间俗话入词有关。但是就现有柳词之见于《乐章集》者来看,他的词顶用俗话者其实不多,还不如黄庭坚,大约编集时现已删削。
宋人中评柳词较公允者,王灼说他"序事空闲,有首有尾,亦间出佳语,又能择声律谐美者用之"(《碧鸡漫志》)。陈振孙说:"其词格固不高,而乐律谐婉,语意妥贴,承平气候,描述曲尽。"(《直斋书录解题》卷二十一)这是由于柳永用晚唐律赋的笔调铺陈其时京城的承平气候,绮丽风景,如《乐章集》榜首首〔黄莺儿〕:"黄鹂翩翩,乍迁芳树。观露湿缕金衣,叶映如簧语。晓来枝上绵蛮,似把芳心深意低诉。"用流利舒畅的文字,写出春光明媚的形象气氛。因而,比写凄苦之词如"霜风凄紧,关河萧瑟,残照当楼"更为不易。他特别拿手用老百姓日常的日子言语溶化入词,所谓"□□从俗",能使"全国咏之"。文人雅士在这方面竞赛不过他,只好供认他的词"极工致"。但又说他的词"多杂以鄙语,故流俗人尤喜道之"。
比较有剖析眼光的是近人夏敬观的评语,他以为:柳词当分雅俚二类。雅词用六朝小品文赋作法。层层铺叙,情形兼融。一笔究竟,坚持不懈。俚词袭五代淫□之习尚,开金元曲子之先声。比于里巷歌谣,亦复自成一格。
说柳词应分雅俚二类,极有见地,关于后世许多词人的著作,也都应该如此看待。例如向子□的《酒边词》,他自己先分为新词(南宋)和旧词(汴京)二集。苏轼、辛弃疾、李清照诸人的著作,都应一分为二,别离看待。
柳永《乐章集》有汲古阁《宋六十名家词》本,《□村丛书》本。

柳永


如果您以为还有待完善,需求弥补新内容或修正过错内容,请修正它

奉献者

匿名网友  

宋词里录入著作  全宋词里查找柳永的一切宋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