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恋花



  伫倚危楼风细细,(2)望极春愁,黯黯生天边。(3)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栏意。

  拟把疏狂图一醉,(4)对酒当歌,(5)强乐还无味。(6)衣带渐宽终不悔,(7)为伊消得人瘦弱。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新华字典查找下。  

【注释】


 
  (1)此词原为唐教坊曲,调名取义简文帝“翻阶蛱蝶恋花情”句。又叫《鹊踏枝》、《凤栖梧》等。双调,六十字,仄韵。
  (2)危楼:楼房。
  (3)黯黯:迷蒙不明。
  (4)拟把:计划。疏狂:疏略狂放,不达时宜。
  (5)对酒当歌:语出曹操《短歌行》。当:与“对”意同。
  (6)强:牵强。强乐:强颜欢笑。
  (7)衣带渐宽:指人逐步消瘦。语本《古诗》:“相去日已远,衣带日已缓”。

【简析】


  这是一首怀人词。上片写登高望远,离愁情不自禁。“伫倚危楼风细细”,“危楼”,暗示抒发主人公安身既高,游目必远。“伫倚”,则见出主人公凭栏之久与怀想之深。但始料未及,“伫倚”的成果却是“望极春愁,黯黯生天边”。“春愁”,即怀远盼归之离愁。不说“春愁”潜滋暗长于心田,反说它从悠远的天边生出,一方面是力避庸常,企图化无形为有形,变笼统为具象,添加画面的视觉性与流动感;另一方面也是由于其“春愁”是由天边景象所触发。

  接着,“草色烟光”句便展现主人公望断天边时所见之景。而“无言谁会”句既是徒自凭栏、期望成空的感喟,也是不见伊人、心声难诉的慨叹。“无言”二字,若有万千思绪。
  下片写主人公为消释离愁,决意畅饮狂歌:“拟把疏狂图一醉”。但强颜为欢,终觉“无味”。从“拟把”到“无味”,笔势开阖动乱,颇具波涛。结穴“衣带渐宽”二句以健笔写柔情,自誓甘愿为怀念伊人而日渐消瘦与瘦弱。“终不悔”,即“之死无靡它”之意,体现了主人公的坚毅性情与执着的情绪,词境也因而得以提高。

  贺裳《皱水轩词筌》以为韦庄《思帝乡》中的“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妾疑将身嫁与终身休。纵被无情弃,不能羞”诸句,是“作决绝语而妙”者;而此词的末二句乃本乎韦词,不过“气加婉矣”。其实,冯延已《鹊踏枝》中的“日日花前常病酒,镜里不辞朱颜瘦”,尽管语较颓唐,亦属其类。后来,王国维在《人世词语》中谈到“古今之成大工作、大学识者,必通过三种境地”,被他借用来描述“第二境”的就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瘦弱”。这大约正是柳永的这两句词归纳了一种锲而不舍的坚毅性情和执着情绪。

 这首词选用“ 曲径通幽 ”的体现方式,抒发写景,爱情真诚。奇妙地把飘流异乡的落魄感触,同怀恋意中人的羁绊情思融为一体。“伫倚危楼风细细”。说登楼引起了“春愁”。

  全词只此一句叙事,便把主人公的外在形象象一幅剪纸那样突现出来了。“风细细”,带写一笔景象,为这幅剪影添加了一点布景,使画面马上活泼起来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边”,极目天边,一种黯然魂销的“春愁”情不自禁。“春愁”,又点明晰时令。对这“愁”的具体内容,词人只说“生天边”,可见是天边的什么景象触动了他的愁怀。从下一句“草色烟光”来看,是春草。芳草萋萋,尽还生,很简单使人联想到愁恨的联绵无尽。柳永借用春草,表明自己现已倦游思归,也表明自己怀念亲爱的人。那天边的春草,所触动的词人的“春愁”究竟是哪一种呢?词人却到此为止,不再多说了。“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阑意”写主人公的孑立苍凉之感。前一句用景象描绘点明时刻,能够知道,他久久地站立在楼头瞭望,时已傍晚还不忍离去。“草色烟光”写春天风光极为生动传神。春草,铺地如茵,登高低望,在落日的余辉下,闪烁着一层迷蒙的如烟似雾的光色。一种极为萋美的风光,再加上“残照”二字,便又多了一层感伤的颜色,为下一句抒发定下基调。“无言谁会凭阑意”,由于没有人了解他登高远望的心境,所以他默不作声。有“ 春愁 ”又无可倾诉,这尽管不是“春愁”本身的内容,却加剧了“春愁”的愁闷味道。作者并没有说出他的“春愁”是什么,却又掉转翰墨,抱怨起他人不了解他的心境来了。

  作者把笔宕开,写他如何必中求乐。“愁”,自然是苦楚的,那仍是把它忘却,自寻高兴吧!“拟把疏狂图一醉”,写他的计划 。他现已深深领会到了“春愁”的深重,单靠本身的力气是难以解闷的,所以他要借酒浇愁 。词人说得很清楚 ,意图是“图一醉 ”。为了寻求这“一醉”,他“疏狂”,不拘形迹,只需醉了就行。不只要畅饮,还要“对酒当歌”,借放声高歌来抒发他的愁怀。但成果却是“强乐还无味 ”,他并没有抑制住“春愁”。故作欢喜而“无味”,更阐明“春愁”的羁绊执着。至此,作者才泄漏这种“春愁”是一种坚贞不渝的爱情。他的满怀烦恼之所以挥之下去,正是由于他不只不想脱节这“春愁 ”的羁绊,乃至毫不勉强为“春愁”所摧残,即便逐渐描述瘦弱、瘦骨伶仃,也决不懊悔。“为伊消得人瘦弱”才一语破的:词人的所谓“春愁”,不外是“想念”二字。

  这首词妙在紧拓“春愁”即“想念”,却又迟迟不愿说破 ,仅仅从言外之意向读者泄漏出一些音讯,眼看要写到了,却又煞住 ,掉转翰墨,如此朦朦胧胧,错综复杂,千回百折,直到最终一句,才使真象大白。词在想念爱情到达高潮的时分,戛然而止,热情回旋,感染力更强了。

 


【赏析二】

  这是一首怀人词。上片写登高望远,离愁情不自禁。“伫倚危楼风细细”,“危楼”,暗示抒发主人公安身既高,游目必远。“伫倚”,则见出主人公凭栏之久与怀想之深。但始料未及,“伫倚”的成果却是“望极春愁,黯黯生天边”。“春愁”,即怀远盼归之离愁。不说“春愁”潜滋暗长于心田,反说它从悠远的天边生出,一方面是力避庸常,企图化无形为有形,变笼统为具象,添加画面的视觉性与流动感;另一方面也是由于其“春愁”是由天边景象所触发。

  接着,“草色烟光”句便展现主人公望断天边时所见之景。而“无言谁会”句既是徒自凭栏、期望成空的感喟,也是不见伊人、心声难诉的慨叹。“无言”二字,若有万千思绪。

  下片写主人公为消释离愁,决意畅饮狂歌:“拟把疏狂图一醉”。但强颜为欢,终觉“无味”。从“拟把”到“无味”,笔势开阖动乱,颇具波涛。结穴“衣带渐宽”二句以健笔写柔情,自誓甘愿为怀念伊人而日渐消瘦与瘦弱。“终不悔”,即“之死无靡它”之意,体现了主人公的坚毅性情与执着的情绪,词境也因而得以提高。

  贺裳《皱水轩词筌》以为韦庄《思帝乡》中的“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妾疑将身嫁与终身休。纵被无情弃,不能羞”诸句,是“作决绝语而妙”者;而此词的末二句乃本乎韦词,不过“气加婉矣”。其实,冯延已《鹊踏枝》中的“日日花前常病酒,镜里不辞朱颜瘦”,尽管语较颓唐,亦属其类。后来,王国维在《人世词语》中谈到“古今之成大工作、大学识者,必通过三种境地”,被他借用来描述“第二境”的就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瘦弱”。这大约正是柳永的这两句词归纳了一种锲而不舍的坚毅性情和执着情绪。

假如您以为还有待完善,需求弥补新内容或修正过错内容,请修正它

奉献者


谈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