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美人


李煜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
小楼昨晚又春风,故国不堪回忆月明中。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新华字典查找下。  

【注释】


  ①此调原为唐教坊曲,初咏项羽宠姬虞美人,因以为名。又叫《一江春水》、 《玉壶水》、《巫山十二峰》等。双调,五十六字,上下片各四句,皆为两仄 韵转两平韵。
  ②了:了断,结束。
  ③砌:台阶。雕栏玉砌:指远在金陵的 南唐故宫。应犹:一作“仍然”。 
  ④朱颜改:指所思念的人已变老。 
  ⑤君: 作者自称。能:或作“都”、“那”、“还”、“却”。

三春花开,中秋月圆,年月不断地替换,
  回忆往昔,有多少往事早已经仓促而去。
  小楼晚来又春风吹拂,望着明月仍旧,
  倾覆的故国却不堪回忆,不忍再忆起。
  故都金陵,富丽的宫廷应该仍然富丽,
  但亡国的宫女,美丽的容颜不再美丽。
  物是人非啊,我自问该有多少的哀愁,
  正恰似那春来滚滚的长江,东流无语。
  
赏析

  《虞美人》是李煜的代表作,也是李后主的绝命词。相传他于自己生日(七月七日)之夜(“七夕”),在寓所命故妓作乐,唱新作《虞美人》词,声闻于外。宋太宗闻之大怒,命人赐药酒,将他毒死。这首词经过今昔交织比照,体现了一个亡国之君的无量的哀怨。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三春花开,中秋月圆,年月不断替换,人生多么夸姣。可我这罪犯的磨难年月,什么时候才干结束呢?回忆往昔,身为国君,曩昔许许多多的事究竟做得怎么呢,怎么会弄到今日这步田地?据史书记载,李煜当国君时,日日纵情声色,不睬朝政,枉杀谏臣……透过此诗句,咱们不难看出,这位从威赫的国君沦为阶下囚的南唐后主,此时此刻的心中有的不只是悲苦气愤,多少也有懊悔之意。
  “小楼昨晚又春风,故国不堪回忆月明中。”苟全性命的小楼又一次春风吹拂,春花又将盛开。回想起南唐的王朝、李氏的社稷——自己的故国却早已被消亡。诗人身居囚屋,听着春风,望着明月,触景生情,烦恼万千,夜不能寐。一个“又”字,标明此情此景已屡次呈现,这精神上的苦楚真让人难以忍受,透露出他心里多少凄楚和无法! 夜深人静,倚楼远望,只见月光如水。眼前的全部更激起他对南唐故国的深深思念。 “故国不堪回忆月明中”!词人在这儿宣布的岂止是深重的叹气,简直是痛彻内心的呼号。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尽管“故国不堪回忆”,可又不能不“回忆”。这两句便是详细写“回忆”“故国”的——故都金陵富丽的宫廷大约还在,只是那些丧国的宫女朱颜已改。这儿暗含着李后主对疆土更姓,山河变色的慨叹!“只是”二字,极为沉重,传达出物是人非的无限迷惘。“朱颜”一词在这儿当然详细指往日宫中的红粉佳人,但一起又是曩昔全部夸姣事物、夸姣日子的标志。
  以上六句,诗人极力将美景与悲情,往昔与当今,景象与人事的比照融为一体,尤其是经过天然的永久和人事的沧桑的激烈比照,把蕴蓄于胸中的悲愁懊悔弯曲有致地倾泻出来,凝成最终的千古绝唱——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悲慨之情如冲出峡谷、奔向大海的滔滔江水,一发而不可收。词人满腔幽愤,对人生宣布完全的究诘:“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人生啊人生,不就意味着无量无尽的悲愁么?“一江春水向东流“是以水喻愁的名句,显示出愁思如春水的汪洋恣肆,豪放倾泻;又如春水之不舍昼夜,长流不断,无量无尽。这九个字,确实把爱情在升腾活动中的深度和力度表达出来了。九字句,五字仄声,四字平声,平仄替换,最终以两个平声字作结,读来亦如春江波澜时起时伏,绵绵不尽,真是声情并茂。这最终两句也是以问答出之,加倍杰出一个“愁”字,然后又使全词在口气上到达前后照应,流走自若的境地。
  作为国君,李煜无疑是失利的;作为词人,他却获得了巨大的成功。这首《虞美人》便是一首传诵千古的名作。他突破了晚唐五代词的传统,将词由花前月下文娱遣兴的东西,发展为歌咏人生的抒情文体。
  全词以洁白、凝练、美丽、新鲜的言语,运用比方、标志、比照、设问等多种修辞手法,高度地归纳和酣畅淋漓地表达了诗人的真情实感。难怪前人赞誉李煜的词是“血泪之歌”,“一字一珠”。 前人吊李后主诗云:“作个才人真绝代,不幸薄命作君王。”确实,作为一个 “好声色,不恤政事”的亡国之君,没有什么好说的,但是作为一代词人,他给后人留下许多惊天地泣鬼神的血泪文字,千古传诵不衰。这首《虞美人》便是其间最为人所熟知的一篇。词作经过精心结构的,通篇一气回旋扭转,波澜起伏,又围绕着一个中心思维,结组成和谐和谐的艺术全体。在李煜之前,还没有任何词人能在结构艺术方面到达这样高的成果。所以王国维说:“唐五代之词,有句而无篇。南宋名家之词,有篇而无句。有篇有句,惟李后主降来后之作及水叔、子瞻、少游、美成、稼轩数人罢了。”(《人世词话删稿》)可见李煜的艺术成果有逾越年代的含义。当然,更首要的仍是因为他感之深,故能发之深,是爱情自身起着决定性的效果。也是王国维说得好:“后主之词,真所谓以血书者也。”这首《虞美人》充溢悲恨激楚的爱情颜色,其爱情之深沉、激烈,真如滔滔江水,大有不顾全部,冲决而出之势。一个处于刀俎之上的亡国之君,胆敢如此斗胆地抒情亡国之恨,是史所稀有的。李煜词这种纯真深挚爱情的经心倾泻,大约便是王国维说的出于“赤子之心”的“单纯之词”吧,这个特征在这首《虞美人》中体现得最为杰出,以致使李煜为此付出了生命。法国作家缪塞说:“最美丽的诗篇是最失望的诗篇,有些永存的华章是朴实的眼泪。”(《五月之夜》)李煜《虞美人》不正是这样的永存之作吗!

【简析】


  此词大约作于李煜归宋后的第三年。词中流露了不加粉饰的故国之思,据说是促进宋太宗命令毒死李煜的原因之一。那么,它等于是李煜的绝命词了。全词以问起,以答结;由问天、问人而到自问,经过凄楚中不无激越的腔调和弯曲回旋、流走自若的艺术结构,使作者沛然莫御的愁思贯穿一向,构成动人肺腑的美感效应。固然,李煜的故国之思或许并不值得怜惜,他所眷念的往事离不开“雕栏玉砌”的帝王日子和朝暮私情的宫闱秘事。但这首妇孺皆知的名作,在艺术上确有独到之处:“春花秋月”人多以夸姣,作者却深切期盼它提前“了”却;小楼“春风”带来春天的信息,却反而引起作者“不堪回忆”的嗟叹,因为它们都勾发了作者物是人非的枨触,跌衬出他的囚居番邦之愁,用以描绘由珠围翠绕,烹金馔玉的江南国主一变而为长歌当哭的阶下囚的作者的心境,是逼真而又深入的。结句“一江春水向东流”,是以水喻愁的名句,含蓄地显示出愁思的长流不断,无量无尽。同它比较,刘禹锡的《竹枝调》“水流无限似侬愁”,稍嫌直爽,而秦观《江城子》“便作春江都是泪,流不尽,许多愁”,则又说得过尽,反而削弱了感人的力气。能够说,李煜此词所以能引起广泛的共识,在很大程度上,正有赖于结句以赋有感染力和向征性的比方,将愁思写得既形象化,又抽象化:作者并没有清晰写出其愁思的实在内在——思念旧日醉生梦死的吃苦日子,而只是展现了它的外部形状——“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这样人们就很简单从中获得某种心灵上的照应,并借用它来抒情自已相似的情感。因为人们的愁思尽管内在各异,却都能够具有“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那样的外部形状。因为“形象往往大于思维”,李煜此词便能在广泛的范围内产生共识而得以千古传诵了。

如果您以为还有待完善,需求弥补新内容或修正过错内容,请修正它

奉献者

admin    匿名网友  
下一页  末页  共3页  当时是第1页  
下一页  末页  共3页  当时是第1页  

谈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