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玉案


辛弃疾


春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
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
众里寻他千百度。猛然回忆,那人却在,灯光阑珊处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新华字典查找下。  

【注释】

写上元灯节的词,不行胜数,稼轩的这一首,却谁也不能视为可有可无,即此亦可谓好汉了。然究其实践,上片也不过烘托那一片火热景况,并无特异独出之处。看他写火树,固定的灯彩也。写“星雨”,活动的烟火也。若说好,就好在幻想:是春风还未催开百花,却先吹放了元宵的火树银花。它不光吹开地上的灯花,并且还又从天上吹落了如雨的彩星──点燃烟火,先冲上云霄,复自空而落,真似陨星雨。然后写车马,写鼓乐,写灯月交辉的人世仙境──“玉壶”,写那民间艺人们的欢欣鼓舞、鱼龙曼衍的“社火”百戏,好不富贵火热,令人目不暇接。其间“宝”也,“雕”也,“凤”也,“玉”也,种种丽字,总是为了给那灯宵的气氛来逼真来写境,盖那境地本非翰墨所能传写,幸而还有这些夸姣的字眼,聊为助意罢了。总归,我说稼轩此词,前半实无独特之胜能够大书特书。其精彩之笔,全在后半始见。

  后片之笔,置景于后,不复赘述了,专门写人。看他先从头上写起:这些游女们,一个个雾鬓云鬟,戴满了元宵特有的闹蛾儿、雪柳,这些盛妆的游女们,行走之间说笑个不断,纷繁走过去了,只要衣香犹在私自飘散。这么些丽者,都非我意中关心之人,在百千群中只寻觅一个──却总是踪迹皆无。现已是没有什么期望了。……遽然,眼光一亮,在那一角残灯旁侧,清楚看见了,是她!是她!没有错,她本来在这萧瑟的当地,还未归去,似有所待!

  这发现那人的一会儿,是人生的精力的凝聚和提高,是悲喜莫名的感谢铭篆,词人却如此身手,竟把它变成了笔痕墨影,永志弗灭!──读到末幅煞拍,才恍然顿悟:那上片的灯、月、烟火、笙笛、社舞、交错成的元夕欢娱,那下片的惹人目不暇接的一队队的丽人群女,本来都仅仅为了那一个意中之人而设,而写,倘无此人在,那一切又有何意义与兴趣呢!多情的读者,至此不由涔涔泪落。

  此词原不行讲,一讲便成画蛇,破坏了那万金无价的人生夸姣而又苦楚的一瞬的夸姣境地。但是画蛇既成,还思添足:学文者莫忘留心,上片临末,已出“一夜”二字,这是何以?盖早已为寻他千百度说明晰多少韶光的苦心痴意,所以到得下片而出“灯光阑珊”,刚才前早呼然后遥应,翰墨之细,文心之苦,至矣尽矣。可叹世之评者动辄谓稼轩“豪宕”,“豪宕”,好象将他看作一个粗人勇士之流,岂不是贻误学人乎?

  王静安《人世词话》曾举此词,以为人之成大工作者,必皆阅历三个境地,而稼轩此词之境地为第三即终究最高境。此特借词喻事,与文学赏析已无交涉,王先生早已先自标明,吾人能够无劳纠葛。

  从词调来讲,《青玉案》十分特别,它原是双调,上下片相同,只上片第二句变成三字一断的叠句,跌宕生姿。下片则无此断叠,一连三个七字排句,可排比,可变幻,总随词人之意,但排句之势是趁热打铁的,单单比及排比完了,才逼出煞拍的警策句。北宋还有贺铸一首,此义正可参看。(周汝昌)

【赏析二】

  元夕:阴历正月十五为上元节,这日晚上称元夕,亦称元宵,元夜。我国古代有元夕观灯的习俗。玉壶:指月亮。鱼龙舞:指舞鱼灯、龙灯之类。 这是一首别有寄予的词作。词人假借对一位讨厌火热、自甘孤寂的女子的寻求,宛转地表达了自己的高尚志趣和情怀.梁启超《艺蘅馆胡词选》云:“自怜幽独,伤心人别有怀有。”其领会是可信的。 词的上片,极写元夕灯光辉煌、歌舞茂盛的火热现象。“春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前一句写灯,后一句写烟火。上元之夜,满城灯光,就象一夜春风吹开了千树万树的繁花,满天的烟火明灭,又象是春风把满天星斗吹落。真是一片灯的海洋,烟火的国际,令人目不暇接。“花干树”、“星如雨”,不只写出了灯光之盛、之美,并且也给人火热非凡的感觉,烘托出了节日的火热气氛。“宝马雕车香满路”,是写游人之盛。但这儿首要仍是为了烘托气氛,所以,作者并没有对游人作详细描绘,仅仅从全体形象上概括地勾勒了一笔。但是,游人如织、仕女如云的现象却已栩栩如生;最终三句描绘歌舞之乐。节日的夜晚,一片狂欢现象,到处是笙箫齐鸣,到处是彩灯飘动,人们在忘情地欢乐着,“一夜鱼龙舞”,写出了人们今夜狂欢的情形。

  下片写寻觅意中人的进程。“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观灯看花”的妇女,头上戴着“蛾儿”、“雪柳”、“黄金缕”等装饰品,一个个打扮得花枝招展,整整齐齐,漂漂亮亮。她们一路笑语,带着清香,从词人眼前走过,这儿作者详细地描绘了观灯的游人,也是对上片“宝马雕车香满路”描绘的一个弥补,一起,一个“去”字也暗传出对意中人的寻觅。在人山人海的游人中,他寻觅着,辩认着,一个个少女美妇从他眼前过去了,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是他要寻觅的。那么他所要寻觅的意中人在哪里呢?“众里寻他千百度,猛然回忆,那人却在、灯光阑珊处。”经过千百次的寻觅,总算在灯光萧瑟的当地发现了她。人们都在纵情的狂欢,陶醉在火热场中,但是她却在火热圈外;单独站在“灯光阑珊处”,充沛显现了“那人”的异乎寻常和孤高。“众里寻她干百度”极写寻觅之苦,而“猛然”二字则写出了发现意中人后的惊喜之情。这儿作者以宛转的言语,体现了人物心里的活动。这首词先用很多翰墨烘托了元夕的火热现象,最终忽然把笔锋一转,以冷清作结,形成了明显激烈的比照。这种比照,不只造成了境地上的激烈反差,深化了全词的意境,并且很好地起到了加强杰出人物形象的效果。灯光写得愈火热,则愈显“那人”的孤高,人写得愈忘情,愈见“那人”的不同流俗。

  全词便是经过这种激烈的比照方法,反衬出了一个自甘孤寂、独立不移、性格孤介的女人形象。作者写这样—个不愿趁波逐浪、自甘恬淡的女人形象,是有所寄予的。辛弃疾力主抗战,屡受架空,但他矢志不移,宁可过孤寂的闲居日子,也不愿与投降派同恶相济,这首词是他这种思维的艺术反映。“众里寻他千百度,猛然回忆,那人却在,灯光阑珊处”,历来也为人传诵。清王国维在《人世词话》中说,这三句也是“古今之成大工作、大学识者”,必定经过三境地的第三境,并以此作比方,对做学识、做人、成工作者,在阅历了榜首境地和第二境地之后,才干有所发现,自己所寻觅的东西往往会在不经意的时分,没想到的当地呈现。

【赏析三】

  这首《青玉案.元夕》,是辛弃疾的名作,它以寻觅情人为头绪,用元宵节的盛况,烘托出一个孤高、郁闷的“那人”形象,体现出作者对这个形象的固执寻求。词的上半阕极写元夕之景:千万灯树如火花竞放,似繁星雨落;街上徜徉着宝马雕车,空中飘散着凤箫清音;各色各样的灯在夜色中反转翔舞……但是,这一切并未感动作者,他无暇赏识、流连这火热非凡的现象;他要寻觅自己的情人。情人在哪儿呢?下半阕笔锋一转,由景写到人:“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但是,这些穿戴节日盛装的佳人,都不是作者所要寻觅的,他焦急万分:“众里寻他千百度”,但仍是没有找到。“猛然回忆”,啊,总算看见了:站立在灯光凋谢,清凉清静之处的,正是“那人”!词到此戛但是止,而作者用浸透爱情的笔所发明的意境,却引人深思。

  或许有人会问,“那人”为什么不参加狂欢的队伍,却单独在“灯光阑珊处”呢?表面上看,这是一首爱情词,但是,词中似有更深的意义。这首词作于宋淳熙元年或二年。其时,强敌压境,国势日衰,而南宋统治阶级却不思康复,偏安江南,沉湎于歌舞吃苦,以粉饰太平。洞悉局势的作者,欲补苍穹,却恨无路请缨。他满腹的热情、哀伤、仇恨,交错成了这幅元夕求索图。国难当头,朝廷只管偷安,人们也都“笑语盈盈”,有谁在为摇摇欲坠中的国家担忧?作者寻觅着知音。那个不在“蛾儿雪柳”之众、却独立在灯光阑珊处,不同凡俗、自甘孤寂的佳人,不正是作者所追慕的目标吗?一起这也是作者英雄无用武之地,而又不愿与偷安者同恶相济的自我描绘。“诸公可叹善谋身,误国其时岂一秦,不望夷吾出江左,新亭对泣亦无人。”(陆游《追感往事》)在这首词中,作者寄予了他对国家兴亡的慨叹和对社会实际的批评,既有“朱门沉沉按歌舞,厩马肥死弓断弦”(陆游《关山月》)的斥责,又有“遗民忍死望康复,几处今宵垂泪痕”(同上)的担忧,更有“把吴钩看了,栏干拍徧,无人会,登临意”(辛弃疾《水龙吟·登建康赏心亭》)的苦楚。正是“兴之托喻,婉而成章,称名也小,取类也大”(刘勰《文心雕龙·诠赋》)。

  《元夕》在“比兴”的运用上,很有其独特之处。前人运用“比兴”,多是在抒发之中,或许记叙描绘之中,以词的某一部分为兴辞。如苏轼的《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忆历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写的是作者途中遇雨的一件小事,其时他正在贬滴中,“一蓑烟雨任平生”,显然是有涵义的,含有不计较位置得失,经得起波折的暗示,体现了一种不避风雨,听任天然的日子态度。这句词中的“雨”,暗喻着人生的升沉、崎岖,现已超出了天然雨的意义。但这还仅仅取全篇中的一部分作为“比兴”的寄予物。《青玉案·元夕》则是以整首词所构成的完好形象来暗含作者的寄予,从元夕盛况的描绘,到“那人”的呈现,句句写的是元夕寻人,形象自身是很完好的。作者从中寄予了自己对国家兴亡的慨叹,对实际社会的不满。陈廷焯说:“所谓沉郁者,意在笔先,神余言外,写怨夫思妇之怀,寓孽子孤臣之感。凡友谊之冷淡、身世之漂荡,皆可于一草一木发之。而发之又必若有若无,欲露不露,重复纠缠,终不许画龙点睛。匪独体魄之高,亦见性格之厚。”(《白雨斋词话》)这首《青玉案·元夕》,正是这样的佳作。

  “举草木鸟兽以见义”(孔颖达《毛诗正义》)是自《诗经》以来我国古典诗篇的传统方法。辛弃疾曾经的词人,多是举天然现象以见义,如上面所举的苏词,便是以“烟雨”见义。而《元夕》写的则是元夕之夜寻觅情人的工作,这儿或许有屈原寻宓妃佚女的影响,不过,却从屈原的神游国际,下降到了人世间。辛弃疾经过对实际日子中一件往常小事的描绘,发明出“函盖万有”(翁方纲《神韵论》)的境地,,不只扩展了“比兴”的规模,并且丰盛了词的体现力。在《元夕》中,诗人描绘了节日之夜的火热现象,描绘了“他”苦心寻觅情人的进程,但当意外发现情人后,便戛但是止,对“他”和“那人”的情怀,却“不著一字”。这就给读者留下了宽广的幻想地步。词的境地超出了详细事情的描绘,飞扬出去,达到了“函盖万有”的高度,不只把诗人千丝万缕的情怀体现得酣畅淋漓,并且,也能使不同的赏识者,得到各不相同的感触,正是“不著一字,尽得风流”(司空图《诗品》)。

  王国维在《人世词话》中,把“众里寻他千百度,回头蓦见(猛然回忆),那人正在,灯光阑珊处”列为“古今成大工作、大学识者”所有必要阅历的第三种境地,这也说明晰《元夕》词“函盖万有”的特色。一篇文学佳作的艺术魅力,常常不止于它所刻画的艺术形象自身所具有的感染力,还体现在它又能够在形象之外能给人以丰盛的联想和深入的启示。王国维就从《元夕》词联想到了做学识的境地,而这当然是辛弃疾所未曾料到的。况周颐在《香海棠馆词话》中说辛稼轩“其秀在骨,其厚在神”,确为有见地之语。这首《青玉案·元夕》,读了之后就能使人神驰遥想,并从中领悟出艰深的道理来,正说明晰辛词内容之丰盛和辛弃疾写词功力之精深。 (李淮芝)

【简析】

如果您以为还有待完善,需求弥补新内容或修正过错内容,请修正它

奉献者


谈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