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江红


勃然大怒,凭阑处、潇潇雨歇。
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
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
莫寻常白了少年初,空悲切。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憾,何时灭。
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
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
待从头、拾掇旧河山,朝天阙。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新华字典查找下。  

【注释】

⑴此调又叫《念良游》、《伤春曲》。风格沉郁昂扬,适宜抒情怀有,故为苏、
辛派词人所爱用。双调,九十三字,仄韵(南宋后始见于平韵体)。 ⑵怒发
冲冠:《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相如因持璧却立,倚柱,怒发上冲冠。”
⑶抬望眼:昂首纵目远望。 ⑷尘与土:谓功名犹如尘土,指报国壮志未能实
现而言。 ⑸八千里路:作者参军以来,转战南北,征途约有八千里。“八千”
与前句中的“三十”都是举其成数而言。云和月:指夜以继日,日夜兼程。
⑹寻常:容易,随意。 ⑺靖康:宁钦宗赵桓年号。靖康元年(1126),金兵
攻陷汴京,次年掳徽宗赵佶、钦宗赵桓北去,北宋消亡。“靖康耻”指此而言。
⑻雪:湔雪。 ⑼灭:停息,了断。 ⑽长车:战车。贺兰山:在今宁夏西,
其时为西夏统治区。此处借为金人所在地。缺:指险隘的关口。 ⑾从头:重
新。拾掇:整理。 ⑿天阙:宫门。朝天阙:指回京献捷。

【著作译文】
我勃然大怒,单独登高凭栏,骤急的风雨刚刚停歇。我昂首远望天空一片高远雄壮。忍不住仰天长啸,一片报国之心充溢心胸。三十多年的功名好像尘土,八千里经过多少风云人生。好男儿,要抓紧时间为国建功立业,不要空空将芳华消磨,等年迈时徒自悲切。靖康之变的羞耻,至今依然没有被湔雪。作为国家臣子的愤怒,何时才干消灭!我要驾着战车向贺兰山进攻,连贺兰山也要踏为平地。我满怀壮志,立誓吃敌人的肉,喝敌人的鲜血。待我从头克复旧日山河,再带着喜讯向国家陈述成功的音讯。 

【著作鉴赏 】
岳飞的这首词,鼓励着中华民族的爱国心。抗战期间这首词曲以其消沉但却雄壮的歌音,感染了中华儿女。
前四字,即司马迁写蔺相如“ 勃然大怒”的妙,标明这是势不两立的血海深仇。此仇此恨,因何愈思愈不行忍?正缘独上楼房,自倚阑干,纵目天地,俯仰六合,不由热血满怀欢腾昂扬。——而此刻秋霖乍止,风澄烟净,光景自佳,翻助抑郁之怀,所以仰天长啸,以抒此万斛英豪壮志。着“潇潇雨歇”四字,笔锋微顿,方见气量渊静。
最初凌云壮志,气盖山河,写来气势磅礴。再接下去,作者以“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 十四个字,出人意料,令人叫绝,此十四字,如见将军抚膺自理半生壮志,九曲刚肠,英豪正是多情人物。功名是我所期,岂与尘土同埋;驰驱何足言苦,堪随云月共赏。(此功名即勋业义,因乐律而用,宋词屡见。)试看此是多么胸襟,多么识见!
过片前后,一片壮怀,喷薄倾诉:靖康之耻,指徽钦两帝被掳,犹不得还;故下言臣子怀愁无量,此是古代君臣观念。此恨何时得解?功名已委于尘土,三十已去,至此,将军自将上片歇拍处“莫寻常、白了少年初,空悲切”之勉语,说与人领会。雄壮之笔,字字铿锵有力!
以下出奇语,现壮怀,英豪忠愤气魄,凛冽犹若神明。金兵入据华夏,亦或许溃退“匈奴”实缺乏灭,踏破“贺兰”犁庭扫穴并非夸大其辞。“饥餐”、“渴饮”一联合掌;然只要如此才足以畅其情、尽其势。未至有复沓之感者,以其中有真气在。
有论者设:贺兰山在西北,与东北之黄龙府,遥距千里,有何交涉?那旗开得胜的抗金名臣老赵鼎,他作《花心动》词,就说:“西北欃枪未灭,千万乡关,梦遥吴越”;那忠义大方寄敬胡铨的张元干,他作《虞美人》词,也说:“要斩楼兰三尺剑,遗恨琵琶旧语”!这都是南宋初期的爱国词作,他们提到金兵时,均用“西北”、“楼兰”(汉之西域鄯善国,傅介子计斩楼兰王,典出《汉书·西域传》),可见岳飞用“贺兰山”和“匈奴”,是无可厚非。
“待从头,拾掇旧山河,朝天阙!”满腔忠愤,丹心碧血,倾出内心。用文学家眼光视之完毕全篇,神气十足,无复豪发惋惜,心旷神往,叫人起舞。但是岳飞头未及白,金兵自陷窘境,因为奸计,宋皇朝自弃战胜。“莫须有”千古奇冤,闻者发指,岂可盼望他率军协同华夏父老齐来朝拜天阙哉?悲夫。
词不以文字论长短,若以文字论,亦当击赏其笔力之沉厚,头绪之条鬯,情味之深婉,皆与众不同,倚声而歌,乃振兴中华之必修音乐艺术课也。

【词牌:满江红】
  【题考】
   词学全书填词名解:“唐《冥音录》载曲名﹝上江虹﹞,后转二字,得今名。”按万氏《词律》,引《冥音录》作﹝
上江红﹞。但“上”谐作“满”,音殊不类。考《本草纲目》有“满江红”水草,为浮游水面之细微植物;一名芽胞果。想唐宋时,民间已有此种称号之水草,随取入词,未可知也。或以董谷《碧里杂存》载有“满江红”为江淮船名;则故事始自明太祖,当非词名所本也。
  【格局】
  
  双调九十三字,前阕四仄韵,后句五仄韵,前阕五六句,后阕七八句要对仗。后阕三字四字也用对仗,此调例用入声韵脚。详细如下:
  * (仄)仄平平,(平)(平)仄、(平)平(仄)仄。(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
  △ △
  (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仄)仄仄平平,平平仄。
  △ △
  * (仄)(平)仄,平(仄)仄;(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
  △ △ △
  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平仄。
  △ △

【简析】

这是一首气贯长虹、光照日月的传世名作。此词即抒情他扫荡敌寇、还我河山的坚决毅力和必胜信念,反映了深受割裂、阻隔之苦的南北公民的一起愿望。全词声情激越,气势磅礴。开篇五句破空而来,经过刻划作者始而勃然大怒、继而仰天长啸的神态,提醒了他凭栏远眺华夏失地所引起的汹涌激荡的心潮。接着,“三十功名”二句,上句体现了他鄙视功名,唯以报国为念的高风亮节,下句则展现了披星戴人、转战南北的绵长征途,隐然有负重致远、不行稍懈的自励之意。“莫等头”二句既是鼓励自已,也是鞭笞部下:爱惜韶光,倍加奋勉,以提前完成匡复大业。耿耿之心,拳拳之意,尽见于言外之意。下片进一步体现作者报仇雪耻、重整天地的壮志豪情。“靖康耻”四句,句式短暂,而音韵铿锵。“何时灭”,用反问句吐露其一腔民族义愤,语感激烈,力透字背。“驾长车”句表达自已踏破重重险关、直捣敌人巢穴的决计。“壮志”二句是“以眼还眼,以血还血”式的愤慨之语,见出作者对势不两立的敌寇的切齿腐心。结篇“待从头”二句再度大方明誓:比及失地克复、江山一统之后,再回京献捷。全词以雷贯火燃之笔一气旋折,具有撼人心魄的艺术魅力,因此一贯广为传诵,不断激发起人们的爱国心与报国情。

 

三十是岁数而非成数,古体的岁在字形上很象成字.个人以为臣子恨要好些.胸中的国仇家恨才干得以发泄.

如果您以为还有待完善,需求弥补新内容或修正过错内容,请修正它

奉献者

匿名网友  
下一页  末页  共2页  当时是第1页  
下一页  末页  共2页  当时是第1页  

谈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