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简介  

唐诗三百首   

唐诗名家  更多唐诗人
   杜甫    李白
   王维    李商隐
   孟浩然    韦应物
   刘长卿    杜牧
   王昌龄    岑参
   李颀    白居易
   柳宗元    卢纶(卢伦)
   张祜    韩愈
   刘禹锡    温庭筠
   崔颢    元稹
   钱起    张九龄
   李益    司空曙
   常建    元结
   韩翃    高适
   孟郊    许浑
 

 

唐诗三百首  更多唐诗

《全唐诗》   

每日唐诗引荐


李商隐简介


李商隐,字义山,怀州河内助。令狐楚帅河阳,奇其文,使与诸子游。楚徙天平、宣武,皆表署巡官。开成二年,高锴知贡举,令狐绹雅善锴,奖誉甚力,故擢进士第,调弘农尉,以忤观察使,罢去。寻复官,又试拔萃中选。王茂元镇河阳,爱其才,表掌书记,以子妻之,得侍御史。茂元死,来游京师,久不调,更依桂管观察使郑亚府为判官。亚谪循州,商隐从之,凡三年乃归。茂元与亚皆李德裕所善,绹以商隐为忘家恩,谢不通。京兆尹卢弘正表为府从军,典笺奏。绹当国,商隐归,穷自解,绹憾不置。弘正镇徐州,表为掌书记。久之,还朝,复干绹,乃补太学博士。柳仲郢节度剑南东川,辟判官、检校工部员外郎。府罢,客荥阳卒。商隐初为文,瑰迈奇古。及在令狐楚府,楚本工章奏,因授其学,商隐俪偶长短而烦琐过之。时温庭筠、段成式俱用是相夸,号三十六体。《樊南甲集》二十卷、《乙集》二十卷,《玉溪生诗》三卷。今合编诗三卷。

 李商隐(约812年或813年—约858年),字义山,号玉溪生、樊南生。晚唐诗人。客籍怀州河内(今河南博爱),祖辈迁荥阳(今属河南)。诗作文学价值很高,他和杜牧合称“小李杜”,与温庭筠合称为“温李”,与同时期的段成式、温庭筠风格附近,且都在家族里排行16,故并称为三十六体。在《唐诗三百首》中,李商隐的诗作有22首被录入,位列第4。

生平
李商隐唐文宗开成二年(公元847年)进士及第。曾任弘农尉、佐幕府、东川节度使判官等职。前期,李商隐因文才而深得牛党要员令狐楚的欣赏,后李党的王梦元爱其才将女儿嫁给他,他因此而遭到牛党的排挤。从此,李商隐便在牛李党争的缝隙中求生存,曲折于各藩镇幕僚当幕僚,郁郁不得志,失意终身。晚唐唐诗在长辈的光辉照射下大有穷途末路的下滑趋势,而李商隐又将唐诗面向了又一次顶峰,是晚唐最著名的诗人,杜牧与他齐名。

李商隐通常被视作唐代后期最出色的诗人,其诗风受李贺影响颇深,在句法、规矩和结构方面则遭到杜甫和韩愈的影响。[6]许多评论家以为,在唐朝的优异诗人中,他的重要性仅次于杜甫、李白、王维等人。就诗篇风格的共同性而言,他与其他任何诗人比较都不差劲。欣赏李商隐诗篇和批判他的人,所针对的都是他明显的个人风格。后世许多诗人仿照李商隐的风格,但没有一位被认可。

依据刘学锴、余恕诚的收拾研讨[7],李商隐撒播下来的诗篇共594首,其间381首现已根本确认了写作的时刻,213首无法归入详细的年份。此外,还有十来首怀疑是李商隐的诗作,不过依据欠充沛。

从吟咏的体裁来看,李商隐的诗篇首要能够分为几类:

政治和咏史。作为一个关怀政治的知识分子,李商隐写了许多这方面的诗篇,留存下来的约有一百首左右。其间《韩碑》、《行次西郊作一百韵》、《随师东》、《有感二首》等,是其间比较重要的著作。李商隐前期的政治诗指陈时局,口气严峻悲愤,又含有自我期许的意味,很能反响他其时的心态。在关于政治和社会内容的诗篇中,借用前史体裁反映对今世社会的定见,是李商隐此类诗篇的一个特征。《富平少侯》、《北齐二首》、《茂陵》等,便是其间的代表。
抒怀和咏物。李商隐终身宦途崎岖,心中的志向无法得到完成,于是就经过诗篇来解闷心中的抑郁和不安。《安靖城楼》、《春日寄怀》、《乐游原》、《杜工部蜀中离席》是撒播得较广的几首。值得注意的是,这类内容的著作中许多七言律诗被以为是杜甫诗风的重要承继者。
爱情诗。包含大多数无题诗在内的吟咏心里爱情的著作是李商隐诗篇中最赋有特征的部分,也获得了后世最多的重视。《锦瑟》、《燕台诗》、《碧城三首》、《重过圣女祠》等,坚持了与无题诗类似的风格。而《柳枝五首》、《夜雨寄北》、《悼伤后赴东蜀辟至散关遇雪》等,则反映出李商隐爱情诗另一种风格的意境。
应酬和外交。在李商隐用于外交的诗作中,写给令狐绹的几首(《酬别令狐补阙》、《寄令狐郎中》、《酬令狐郎中见寄》、《寄令狐学士》、《梦令狐学士》、《令狐舍人说昨晚西掖玩月因戏赠》)特别引人注意,为解说他与令狐绹的联络供给了直接的依据。

诗风
李商隐的诗具有明显而共同的艺术风格,文辞清丽、意韵深微,有些诗可作多种解说,好用典,有些诗较不流畅。现存约600首,特别是其间的无题诗堪称一绝。李商隐擅作七律和五言排律,七绝也有不少出色的著作。清朝诗人叶燮在《原诗》中评李商隐的七绝“寄予深而遣词婉,实可空百代无其匹也。”

他的格律诗承继了杜甫在技巧上的传统,也有部分著作风格与杜甫类似。与杜甫类似,李商隐的诗经常用典,而且比杜甫用得更深更难明,而且常常每句读用典故。他在用典上有所首创,喜用各种标志、比兴方法,有时读了整首诗也不清楚意图为何。而典故自身的含义,常常不是李商隐在诗中所要表达的含义。例如《常娥》(嫦娥),有人直观以为是咏嫦娥之作,纪昀以为是悼亡之作,有人以为是描绘女道士,乃至以为是诗人自述,议论纷纷。

也正是他好用典故的风格,形成了他作诗的共同风格。据宋代黄鉴的笔记《杨文公谈苑》记载,李商隐每作诗,一定要查阅许多书本,屋子里处处乱摊,被人比作“獭祭鱼”。明王士桢也以打趣的口吻说:“獭祭曾惊博奥殚,一篇锦瑟解人难。”(《戏仿元遗山论诗绝句》)批判定见[8]以为他有时用典过分,犯了不流畅的缺点,使人无法了解他的诗意。鲁迅曾说:“玉溪生清词丽句,何敢比肩,而用典太多,则为我所不满。”(1934年12月致杨霁云的信)

此外,李商隐的诗词采富丽,而且长于描绘和体现纤细的爱情


如果您以为还有待完善,需求弥补新内容或修正过错内容,请修正它

奉献者

唐诗三百首里录入著作   全唐诗里查找李商隐的一切唐诗


  w88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