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立刻(裴少俊墙头立刻)


白朴


  榜首折
  (冲末扮裴尚书引老旦扮夫人上,诗云)满腹诗书七步才,绮罗衫袖拂香埃。此生坐享荣华福,不是读书那里来。老夫工部尚书裴行俭是也。夫人柳氏,孩儿少俊。方今唐高宗即位仪凤三年。自上一年驾幸西御园,见花木狼藉,不胜游赏,受命前往洛阳,不问权豪势要之家,选拣奇花异卉,和买花栽子,趁时栽接。为老夫年高,奏过官里,教孩儿少俊承宣驰驿,代某前去。自新正为始,得了六日宣限,那的是老夫有福处。少俊三岁能言,五岁识字,七岁草字如云,十岁吟诗应口,才貌两全,京师人每呼为少俊。年当弱冠,未曾娶妻,不亲酒色;现在差他出去公干,满有把握。教张千伏侍舍人,在一路上休教他胡行,替俺买花栽子去来。(下)(外扮李总管上,云)老夫姓李,双名世杰,乃李广之后,当今皇上之族。近亲三口子,夫人张氏,有女孩儿小字千金,年方一十八岁,尤善女工,深通文墨,志量过人,容颜出生。老夫上一任京兆留守,因讽谏则天,谪降洛阳总管。老夫最初曾与裴尚书议结婚姻,只为宦路相左,遂将此事都不提起了。现在左司家勾唤我,今天便行;留下夫人与孩儿,紧守闺门。待我回来,另议婚事,未为迟也,(下)(正末扮裴舍人引张千上,云)小生是工部尚书舍人裴少俊。自三岁能言,五岁识字,七岁草字如云,十岁吟诗应口,才貌两全,京师人每呼为少俊。年当弱冠,未曾娶妻,惟亲诗书,不通女色。承宣驰驿,前来洛阳,不问权豪势要之家,名园佳圃,选拣奇花,和买花栽子。就用一车装送,往日起程。今天乃三月初八日,上巳季节,洛阳天孙士女,倾城观赏。张千,咱每也同你看去来。(下)(正旦扮李千金领梅香上,云)妾身李千金是也。今天是三月上巳,良辰佳节,是好春景也呵!(梅香云)小姐,观此春天,真好景致也。(正旦云)梅香,你觑着围屏上佳人才子,士女天孙,是好富丽也。(梅香云)小姐,佳人才子为甚都上屏障,非同简单也呵!(正旦唱)


  【仙吕】【点绛唇】往日夫妻,夙缘仙契。多才艺,倩丹青写入屏围,真乃是画出个蓬莱意。
  (梅香云)小姐看这围屏,有个主见:梅香猜着了也,少一个女婿哩!(正旦唱)
  【混江龙】我若还招得个风流女婿,怎肯教费工夫学画远山眉。宁可教银缸高照,锦帐低垂;菡萏花深鸳并宿,梧桐枝隐凤双栖。这千金良夜,一刻春宵,谁管我衾单枕独数更长,则这半床锦褥枉呼做鸳鸯被。(梅香云)等老相公回来呵,寻一门婚事,可欠好也。(正旦唱)流落的男游别郡,耽阁的女怨深闺。
  (梅香云)小姐,这几日越消瘦了。(正旦唱)
  【油葫芦】我为甚消瘦春风玉一围,又不曾患病疾,近新来宽褪了旧时衣。(梅香云)夫人道,小姐不快时,少做女工,胜服汤剂。(正旦唱)害的来不疼不痛难治疗,吃了些好茶好饭无味道,似舟中载倩女魂,天边盼织女期。这些时困腾腾,每日家贪春睡,看时节针线强拾掇。
  【全国乐】我可便提起东来忘了西,(梅香云)昨日几家来问亲,小姐不语怎样?(正旦唱)咱萱堂又虚着面皮,至如个穷人家女孩儿到十六七,或是谁家来问亲,那家来做媒,你教女孩儿羞答答说甚的?    
  (梅香云)今天上巳,天孙士女,宝马香车,都去城外观赏去了;咱两个去后花园内看一看来。(正旦云)梅香,将着纸墨笔砚,咱去来。(做行科)(正旦唱)
  【那吒令】本待要送春向池塘草萋,我且来散心到荼(艹縻)架底,我待教寄身在蓬莱洞里。蹙金莲红绣鞋,荡湘裙鸣环珮,转过那曲槛之西。
  【鹊踏枝】怎肯道负花期,惜芳香。粉悴胭憔,他绿暗红稀。九十日春色如过隙,怕春归又早春归。
  【寄生草】柳暗青烟密,花残红雨飞。这人、人和柳浑相类,花心吹得人心碎,柳眉不转蛾眉系。为甚西园陡恁景狼藉?正是东君不管人瘦弱!
  【幺篇】榆散青钱乱,梅攒翠豆肥。轻轻风趁蝴蝶队,霏霏雨过蜻蜒戏,融融沙暖鸳鸯睡。落红踏践马蹄尘,残花酝酿蜂儿蜜。
  (裴舍骑马引张千上,云)方信道洛阳花锦之地,休道城中有多少名园。(做点花本科,云)你觑这一所花园。(做见旦惊科,云)一所花园。呀,一个好姐姐!(正旦见末科,云)呀,一个好秀才也!(唱)
  【金盏儿】兀那画桥西,猛听的玉骢嘶。便好道杏花一色红千里,和花映衬美容仪。他把乌靴挑宝镫,玉带束腰围,真乃是能骑高价马,会着及时衣。
  (正末云)你看他雾鬓云鬟,冰肌玉骨;花开媚脸,星转双眸。只疑洞府神仙,非是人世艳冶。(梅香云)小姐,你听来。(正旦唱)
  【后庭花】休道是转星眸上下窥,恨不的倚香腮左右偎。便锦被翻红浪,罗裙作地席。(梅香云)小姐休看他,倘有人看见。(正旦唱)既待要暗偷期,咱先有意,爱别人可舍了自己。
  (梅香云)小姐,你却回视他,他可不回视你哩。(张千上,云)舍人,休要生事,咱城外去看来。(做催科)(裴舍云)四目相觑,各有眷心,从今已后,这想念须害也。
  (张千做催打马科,云)舍人去罢。(裴舍云)如此佳丽佳人,料他识字,写个简帖儿嘲拨他。张千,将纸笔来,看他理睬的么。(做写科,云)张千,将这简帖儿与那小姐去。(张千云)舍人使张千去,若有人遇见,这顿打可不善也。(裴舍云)我教你,有人若问呵,则说俺买花栽子,无妨事。若见那小姐,说俺舍人教送与你。(张千云)舍人,我去。(裴舍云)那小姐喜爱,你便招手唤我,我便来;若是抢白,你便摆手,我便走。(张千云)我知道。
  (做见旦科,云)小姐,你这后花园里有卖花栽子么?(梅香云)这儿花栽子谁要买?(张千云)俺那舍人要买。
  (做招手)(裴舍望科,云)谢六合,事已谐矣!(梅香做叫科,云)小姐,那两个人拿过一张儿纸来,不知写甚么,小姐看咱!(正旦做念诗科,云)只疑身在武陵游,流水桃花隔岸羞。天涯刘郎肠已断,为谁含笑倚墙头。梅香,将纸笔来。(做写科,云)梅香,我央你咱,你勿阻我。将这一首诗送与那舍人。(梅香云)小姐,教我送这诗与谁去也?诗中意怎生?见那秀才道甚的?则怕有人遇见怎了?(正旦云)好姐姐,你与我走一遭去。(梅香云)你平常打我骂我,今天为甚的央我?着我寄与谁?(正旦唱)


  【幺篇】你道是情词寄与谁,我道来新诗权做媒。我映丽日墙头望,他怎肯袖春风立刻归。怕的是外人知,你便叫天叫地,哎!小梅香好不做美。
  (梅香云)这简帖我送与老夫人去。(正旦云)梅香,我央及你,要告老夫人呵,可怎了!(梅香云)你慌么?(正旦云)可知慌哩。(梅香云)你怕么?(正旦云)可知怕哩。(梅香云)我斗你耍哩。(正旦云)则被你唬杀我也。(梅香送裴舍科,云)俺小姐上复舍人,看这首诗咱。(裴舍看科,诗云)深闺拘谨暂闲游,手拈青梅半掩羞。莫负后园今夜约,月移初上柳梢头。千金作。这小姐有倾城之态,出生之才,可为囊箧宝玩。(梅香云)俺小姐道来,今夜后园中赴期,休得失期。(裴舍云)张千,俺打那里曩昔?(张千云)跳墙曩昔。(梅香转向旦云)小姐,他待跳墙来也!(正旦唱)
  【赚煞】这一堵粉墙儿低,这一带花阴儿密。与你个在客的刘郎说知:虽无那流出胡麻香饭水,比露台山到径抄直。莫疑迟,等的那斗转星移,休教这印苍苔的凌波袜儿湿。将湖山困倚,把角门儿虚闭,这后花园权做武陵溪。(下)
  (裴舍云)羞愧!这一场喜事,非同寻常。只等的天晚,便好赶约去也。(诗云)偶尔间两相窥望,引逗的春心狂荡。今夜里早赴佳期,成果了墙头立刻。(下)
    
  第二折
  (夫人同老旦嬷嬷上,云)老身是李相公夫人。相公左司家唤的去了,不见回来。今天老身东阁下探妗子回来,身子有些不快。天色晚也,梅香,绣房中道与小姐,休教他出来。嬷嬷拾掇前后,我休憩去也(下)(裴舍上,云)我回到这馆驿安下,心中闷倦,那里有心去买花栽子。恨不得天晚了也,我现在与小姐赴期去来。(下)(正旦同梅香上,云)今天因去后园中看花,墙头见了那生,四目相视,各有此心,将一个简帖儿约今夜来赴期。我回到绣房中,梅香,不知夫人睡去也不曾?(梅香云)我去看来。(下)(正旦做睡,梅香推科,云)小姐,小姐!(正旦醒科,云)我正好做梦哩。(梅香云)你梦见甚么来?(正旦唱)
  【南吕】【一枝花】睡魔缠缴得慌,别恨禁持得煞。离魂随梦去,何时得功德奔人来。一见了多才,口子里念,心儿里爱,合是姻缘簿上该。则为画眉的张敞风流,掷果的潘郎稔色。
  (梅香云)今夜好歹来也,则管里作念的眼前活现。
  (正旦唱)
  【梁州第七】早是抱闲怨,时乖运蹇;又添这害想念,月值年灾。(带云)休道是我,(唱)天若知道和天也害。(云)梅香,这迟早多迟早也?(梅香云)是申牌时分了。(正旦唱)何时得月离海峤,才则是日转申牌。(梅香云)小姐,日头下去了,一天星月出来了。(正旦唱)怕露惊宿鸟,风弄庭槐。看银河斜映瑶阶,都不动纤细尘土。月也你本细如弓,一半儿蟾蜍,却休明如镜照三千国际,冷如冰浸十二瑶台。禁垆瑞霭,把剔团圞明月深深拜,你便利,我无碍。深拜你个嫦娥不妒色,你敢且半霎儿雾锁云埋。
  (梅香云)这场事也非简单哩!(正旦唱)  
  【牧羊关】待月帘微簌,顶风户半开;你看这场风月规划。
  (梅香云)怎生规划?(正旦云)你与我接去。(梅香云)怕他不来!倒教我去接他。(正旦唱)就着这风送花香,云笼月色。(梅香云)小姐,为甚么着我接他去?(正旦唱)你道为甚着你个丫鬟迎少俊,我则怕似赵杲送曾哀。(梅香云)这儿线也似一条直路,怕他迷了道儿?(正旦唱)你道方径自如线,我道侯门深似海。
  (梅香云)你两个喽罗,自说话来。(正旦唱)
  【骂玉郎】相逢正是花溪侧,也须穿短巷过长街。(梅香云)到那里便唤你来。(正旦唱)又不比秦楼夜宴金钗客,这的担着好坏,把你那小性情且宁奈。
  【感皇恩】咱这大院深宅,幽砌闲阶,不比操琴堂,沽酒舍,看书斋。(梅香云)迟又不是,疾又不是,怎生但是?(正旦唱)教你轻分翠竹,款步苍台,休惊起庭鸦喧,邻犬吠,怕院公来。
  (梅香云)小姐,这来时可着多迟早也?(正旦唱)
  【采茶歌】把粉墙儿挨,角门儿开,等夫人烧罢夜香来。月色含糊天色晚,鼓声才动角声哀。
  (梅香云)我说与你,夫人已睡了也,一准不来了。今夜嬷嬷又在前面守着库房门哩。天色晚了,我点上灯,就接姐夫去。(裴舍引张千上,云)张千,休少见多怪的,你只在墙外等着。(做跳墙见科,云)梅香,我来了也。(梅香云)我说去。小姐,姐夫来了也。你两个说话,我门首看着。(裴舍云)小生是个寒儒,小姐不弃,小生杀身难报。(正旦云)舍人则休负心!(唱)
  【隔尾】我推粘翠靥遮宫额,怕绰起罗裙露绣鞋。我忙忙扯的鸳鸯被儿盖,翠冠儿懒摘,画屏儿紧挨。是他撒滞殢,把香罗带儿解。
  (嬷嬷上,云)这迟早小姐房里有人说话,在窗下听咱。呀,公然有人,我去觑破他。(梅香云)小姐,吹灭了灯,嬷嬷来也!(嬷嬷云)吹灭了灯?我听的多时了也?你待走那里去?(裴舍同旦做跪科,正旦云)是做下来也,怎见爸爸妈妈!奶奶不幸见,你放我两个私走了罢,至死也不敢忘你。(嬷嬷云)兀的是不出嫁的闺女,教人营勾了身躯,可又跟着他去。这汉子是谁家的?(裴舍云)小生是客寄墨客,乞容宽恕。(嬷嬷云)俺这儿不是赢奸买俏去向。(正旦唱)
  【红芍药】他承宣驰驿奉官差,来这儿和买花栽。又不是瀛州方丈接蓬莱,远上露台。比画眉郎多气魄,骤青骢踏断章台。(嬷嬷云)都是这梅香小奴才勾引来的!(正旦唱)枉骂他偷寒送暖小奴才,要这般当面抢白。
  (嬷嬷云)不是这奴胎是谁?(正旦唱)
  【菩萨梁州】是这墙头掷果裙钗,立刻摇鞭狂客。说与你个聪明的奶奶,送春心是这眼去眉来。(嬷嬷云)好!可羞也那不羞?眼去眉来,倒与真奸真盗一般,教官司问去。(正旦唱)则这女娘家直恁性儿乖,我待舍残生还却鸳鸯债,也谋成不谋败。是今天且停嗔往后改,怎做的奸盗擒获?
  (嬷嬷云)你看上这穷酸饿醋甚么好?(正旦唱)
  【牧羊关】龙虎也招了儒士,神仙也聘与秀才,况且咱是浊骨凡胎。一个刘向题倒西岳灵祠,一个张生煮滚东洋大海。却待要宴瑶池七夕会,便银汉水两分隔!委实这乌鹊桥边女,舍不的斗牛星畔客。
  (嬷嬷云)家丑事不行外扬。兀那汉子,我将你拖到宫中,不道的饶了你哩。(裴舍云)嬷嬷,你要了我买花栽子的银子,教梅香唤将我来,咱就和你见官去来。(正旦唱)
  【三煞】不愿教一床锦被权隐瞒,可不道九里山前大会垓,绣房里血泊浸尸骸。解下这搂带裙刀,为你逼的我紧也便自伤摧残,颠倒把你娘来赖。(梅香云)你要他这秀才的银子,教我去唤将他来。便见夫人,也则实说。(嬷嬷云)夫人也不信。(正旦唱)你则是拾的孩儿落的摔,你待丧命图财。
  【二煞】我怎肯掩残粉泪横眉黛,倚定门儿手托腮,山长水远何时来。且休说度岁经年,只一夜冰消瓦解,恁时节知他是和尚在钵盂在。他凭着满腹文章七步才,管情取日转千阶。
  (嬷嬷云)亲的则是亲,若夫人变了心,可不枉送我这老性命。我现在和你商议,随你拣一件做:榜首件,且教这秀才求官去,再来取你;不着,嫁了别人。第二件,就今夜放你两个走了,等这秀才得了官,那时仍旧来认亲。(正旦云)嬷嬷,仅仅走的好。(唱)
  【黄钟尾】他折一枝丹桂群儒骇,怎肯十谒朱门九不开。
  (嬷嬷云)若今后泄漏出些风声,枉坏了一世出息,拆散了一双佳配。常言道:一岁使长百岁奴。我耽着好坏放您,则要一路上当心介意者。(正旦云)母亲年高,怎生舍弃!(嬷嬷云)夫人处有我在此,你自定心去罢。(正旦同裴谢科,正旦唱)不是我敢为非敢作恶,他也有风情有手策;你也会圆成会分化,我也肯过从肯耽待。便锁在空房,嫁在乡外。你道爸爸妈妈年高老迈,那里有女孩儿共爷娘相守到头白?女孩儿是你十五岁旅居的堂上客。(同裴舍、梅香下)
  (嬷嬷云)他每去也。若夫人问时,说个谎道,不知怎生走了;料夫人必定不敢声扬。等候他日后再来认亲,也未迟哩。(下)

   
                      第三折
  (裴尚书上,云)自从少俊去洛阳买花栽子回来,今经七年。老夫常是公役,多在外,少在里。且喜少俊颇有宏愿,每日只在后花园中看书,直等功名成果,刚才娶妻。今天是清明季节,老夫待亲身上坟去,奈畏风寒,教夫人和少俊替祭祖去咱。(下)(裴舍引院公上,云)自离洛阳,同小姐到长安七年也。得了一双儿女,小厮儿叫做端端,女儿唤做重阳。端端六岁,重阳四岁,只在后花园中躲藏,不曾拜见爸爸妈妈,皆是院公伏侍,连宅里人也不知道。今天清明季节,父亲畏风寒,我与母亲城外坟茔中祭拜去。院公介意照料,怕老相公遇见。(院公云)哥哥,一岁使长百岁奴。这宅中谁敢提起个李字!若有一些差失,好像那赵盾便有灾祸,老汉就是灵辄扶轮,王伯当与李密叠尸,为人须为彻。休道老相公不来,便来呵,老汉凭四方口,调三寸舌,也说将回去。我这是蒯文通、李左车。哥哥,你定心,倚着我呵,万丈水不教泄漏了一点儿。(裴舍云)若无疏失,回家多多赏你。(下)(正旦引端端、重阳上,云)自从跟了舍人来此呵,早又七年光景,得了一双儿女。过日月好疾也呵!(唱)
  【双调】【新水令】数年一枕梦庄蝶,过了些不明白好天良夜。想爸爸妈妈关山途路远,鱼雁信音绝。为甚感叹咨嗟,甚日得离书舍?
  【驻马听】凭男人好汉,平步上万里龙庭双凤阙;妻儿真烈,合该得五花官诰七香车。也强如带满头花,向午门左右把状元接;也强如挂拖地红,两端交游交媒谢。今天个转换别,成果了一天秀丽佳风月。(云)我掩上这门,看有甚人来此。(院公持扫帚上,云)哥哥祭拜去了,嫂嫂跟前回复去咱。(见科,云)嫂嫂,舍人祭拜去了。院公特别说与嫂嫂得知。(正旦云)院公可要介意者,则怕老相公撞将来。(院公云)老汉有句话敢说么?今天清明节,有甚季节酒果,把些与老汉吃饱了,只在门首坐着,看有甚的人来。(旦与酒肉吃科)(院公云)夜来两个小使长把墙头上花都折坏了,今天休教出来,只教书房中耍,则怕老相公遇见。(正旦唱)
  【乔牌儿】当拦的便去拦,我把你个院公谢。想昨日被棘针都把衣袂扯,将孩儿指尖儿都挝破也。
  (端端云)奶奶,我接爹爹去来。(正旦云)还未来哩!(唱)
  【幺篇】便将球棒儿撇,不把胆瓶藉。你哥哥,这其间未是他来时节,怎抵死的要去接?
  (院公云)我门口去吃了一瓶酒,一分节食,觉一阵昏眩。倚着湖山睡些儿咱!(端端打科)(院公云)唬杀人也。小爷爷!你耍到房里耍去。(又睡科,重阳打科)(院公云)小奶奶,女孩家这般劣!(又睡科,二人齐打科)(院公云)我告你去也,快书房里去!(裴尚书引张千上,云)夫人共少俊祭拜去了,老夫心中闷倦,后花园内走一遭去,看孩儿做下的功课咱。(见院公云)这老子睡着了。(做打科)(院公做醒、着扫帚打科,云)打你娘,那小厮!(做见慌科)(尚书云)这两个小的是谁家?(端端云)是裴家。(尚书云)是那个裴家?(重阳云)是裴尚书家。(院公云)谁道不是裴尚书家花园,小弟子还不去!(重阳云)告我爹爹、奶奶说去。(院公云)你两个采了花木,还道告你爹爹、奶奶去?跳起恁公公来也,打你娘!(两人走科)(院公云)你两个不投前面走,便往后头去?(二人见旦科,云)我两人接爹爹去,见一老爹,问是谁家的。(正旦云)孩儿也,我教你休出去,兀的怎了!(尚书做意科,云)这两个小的,不是寻常之家。这老子其间有诈,我且到堂上看来。(正旦唱)
  【豆叶儿】接不着你哥哥,正遇见你爷爷。魄散魂消,肠慌腹热,四肢獐狂去不及。相公把柱杖掂详,院公把扫帚支吾,孩儿把衣袂掀者。
  (尚书云)咱房里去来。(到书房,正旦掩门科)(尚书云)更有谁家个妇人?(院公云)这妇人折了俺花,在这房内藏来。(正旦唱)
  【挂玉钩】小业种把栊门掩上些,道不的跳天撅地非常劣。被老相公亲向园中遇见者,唬的我死临侵地难分说。(尚书云)拿的芙蓉亭上来。(正旦唱)氲氲的脸上羞,扑扑的心头怯;喘似雷轰,烈似风车。
  (院公云)这妇人折了两朵儿花,怕相公见,躲在这儿。合当饶过,教家去。(正旦云)相公不幸见,妾身是少俊的妻室。(尚书云)谁是媒妁?下了多少金钱?谁主婚来?(旦做垂头科)(尚书云)这两个小的是谁家?(院公云)相公不合烦恼合欢欣。这的是不曾使一分财礼,得这等花枝般媳妇儿,一双好儿女,合做一个大筵席。老汉买羊去,大嫂,请回书房里去者。(尚书怒科,云)这妇人决是倡优酒肆之家!(正旦云)妾是官宦人家,不是轻贱之人。(尚书云)噤声!妇人家共人淫奔,私情交游,这罪行逢赦不赦。送与官司问去,打下你下半截来。(正旦唱)
  【沽美酒】本是好人家女艳冶,便待要兴刀笔发文牒,送到官司遭痛决。人心非铁,逢赦不应赦。
  【和平令】随汉走怎说三贞九烈,勘奸情八棒十挟。谁识他歌台舞榭,甚的是茶房酒舍。相公便把贱妾,拷折下截,并不是风尘烟月。
  (尚书云)则打这老汉,他知情。(张千云)这个老子,历来会勾大引小。(院公云)相公,七年前舍人哥哥买花栽子时,都是这厮搬大引小,着舍人刁将来的。(张千云)老子攀下我来也。(尚书云)是了,敢这厮也知情!
  (正旦唱)

  【川拨棹】赛灵辄,蒯文通,李左车;都不似季布喉舌,王伯当尸叠。更做道向人处无过背说,是和非须辩别。
  (尚书云)唤的夫人和少俊来者。(夫人裴舍上,见科)(尚书云)你与孩儿通同作弊,乱我家法。(夫人云)老相公,我可怎生知道?(尚书云)这的是你后园中七年做下的功课!我送到官司,依律施行者。(裴舍云)少俊是卿相之子,怎好为一妇人,受官司侮辱,甘愿写与休书便了。告父亲宽恕。(正旦唱)
  【七弟兄】是那些劣(忄敝),痛伤嗟也,时乖运蹇遭消灭。不染纤尘肯随邪,怎生的拆开我连理同心结!
  (尚书云)我便似八烈周公,俺夫人似三移孟母。都因为你个淫妇,枉坏了我少俊出息,辱没了我裴家上祖。兀那妇人,你听者:你既为官宦人家,怎样与人私奔?旧日无盐采桑于村野,齐王车过见了,欲纳为后同车。而无盐曰:“不行,禀知爸爸妈妈,方可成婚;不见爸爸妈妈,就是私奔。”呸!你比无盐损坏习俗,做的个男游九郡,女嫁三夫。(正旦云)我则是裴少俊一个。(尚书怒云)可不道“女慕贞洁,男效才良;聘则为妻,奔则为妾”。你还不归家去!(正旦云)这姻缘也是天赐的。(尚书云)夫人,将你头上玉簪来。你若天赐的姻缘,问天买卦,将玉簪向石上磨做了针儿一般细。不折了,就是天赐姻缘;若折了,便归家去也。(正旦唱)
  【梅花酒】他毒肠狠切,老公又软揣些些,相公又恶(口歆)(口歆)乖劣,夫人又名丫丫似蝎蜇。你不去望夫石上变化身,筑坟台上立个碑碣。待教我谩(忄敝)(忄敝),愁万缕,闷千叠;心似醉,意如呆;眼似瞎,手如瘸;轻拈掇,慢拿捻。
  【收江南】呀!(王吉)叮珰掂做了两三截,有鸾胶难续玉簪折,则他这夫妻儿女两离别。总是我业彻,也强如参辰日月不交代。
  (尚书云)可知道玉簪折了也,你还不愿归家去?再取一个银壶瓶来,将着游丝系住,到金井内汲水。不断了,就是夫妻;瓶坠簪折,便归家去。(正旦云)可怎了!
  (唱)

  【雁儿落】似陷人坑千丈穴,胜滚浪千堆雪。恰才石头上损玉簪,又教我水底捞明月。
  【取胜令】冰弦断,便情绝;银瓶坠,永离别。把几口子分两处;(尚书云)随你再嫁别人去。(正旦唱)谁更待双轮碾四辙。恋酒色淫邪,那犯七出的应(扌弃)舍;享富有豪奢,这守三从的谁似妾!
  (尚书云)已然簪折瓶坠,是天着你夫妻别离。着这贼丑生与你一纸休书,便着你归家去。少俊,你只今天便与我拾掇琴剑书箧,上朝求官应举去。将这一儿一女收留在我家。张千,便与我赶离了门者!(下)(裴舍与旦休书科)(正旦云)少俊,端端,重阳,则被你痛杀我也!
  (唱)

  【陶醉春风】梦惊破情缘万结,路辽远烟水千叠。常言道有亲娘有后爷,无亲娘无疼热。他要送我到官司,逞尽好汉。多谢你把一双幼女痴儿好觑者,我待信拖拖去也。
  (云)端端,重阳,儿也!你晓事些儿个,我也不能够见你了也!(唱)
  【甜水令】端端共重阳,他须是你裴家枝叶。孩儿也啼哭的似发呆,这须是我子母情肠,厮牵厮惹,兀的不痛杀人也!
  【折桂令】公然人生最苦是离别,方信道花发风筛,月满云遮。谁更敢倒凤颠鸾,撩蜂剔蝎,操之过急?坏了咱墙头上传情简帖,拆开咱柳阴中莺燕蜂蝶。儿也咨嗟,女又阻拦,既瓶坠簪折,咱义断恩绝!
  (张千云)娘子,你去了罢!老相公便着我回话哩。
  (正旦云)少俊,你也须送我归家去来。(唱)

  【鸳鸯煞】休把似半老徐娘冤仇结,我与你生男长女填还彻。盼望生则同衾,死则共穴。唱道题柱胸襟,当垆的志节,也是宿世前缘,此生今业。少俊呵,与你干驾了会香车,把这个没气性的文君送了也!(下)
  (裴舍云)父亲,你好下的也。一时间将俺夫妻子父别离,怎生是好?张千,与我拾掇琴剑书箧,我就上朝取应去。一面瞒着父亲,悄然送小姐回到家中,料也无妨。(诗云)正是:石上磨玉簪,欲成中心折。井底引银瓶,欲上丝绳绝。两者可怎样办,似我今朝别。果若有天缘,终作为纠葛。(下)  
  
                       第四折


  (正旦引梅香上,云)自从裴少俊将我休弃了,回到洛阳,爸爸妈妈双亡,遗下几个使数和那宅舍庄田,依还的享受富有不尽。则是撇下一双儿女,又不知道少俊应举去,得官也不曾,好伤感人也!(唱)
  【中吕】【粉蝶儿】帘卷虾须,冷清清绿窗朱户,闷杀我单独离居。落可便想金枷,思玉锁,风流的牢房。(内做鸟鸣科)
  (唱)谁叫你飞出巴蜀,叫离人“不如归去”。
  【醉春风】家万里梦蝴蝶,月三更闻杜宇。则兀那墙头立刻引起欢娱,怎想有这场苦、苦。都则道百媚千娇,送的人四分五落,两端三绪。
  (裴舍上,诗云)亲捧丹书下九重,路人争识五花骢。想来满是文章力,未必家门积善功。小官裴少俊,自从上朝取应,一举状元及第,就除洛阳县尹之职。来到这洛阳城,我且换了衣服,跟寻我那李千金小姐去。问人来,则这儿就是李总管家,府门首兀的不是梅香。小姐在家么?(梅香见科,云)我则做不知。我这儿有甚么小姐!这个汉子不达时务,你这儿登时,我家去也。(见旦科,云)你欢欣也!姐夫在门首。(正旦云)这妮子又胡说!公然是他,你看他穿戴甚么衣服哩?(梅香云)他穿戴秀才的衣服。小姐,端的我不扯谎。(正旦云)可怎生穿戴秀才衣服!(唱)
  【满庭芳】长安应举,羞归故乡,懒睹乡闾。他那里谈天口喷珠玉,一*的者也之乎;他那三昧手能修手模,读五车书会写休书。教斋长休题柱,想别人有怨语,兀的不笑杀汉相如。
  (裴舍云)梅香进去了就不出来,我自曩昔。(做见旦科,云)小姐,间别无恙?今天还来寻你,仍旧和你相好,重做夫妻。(正旦云)裴少俊,你是说甚么话!(唱)
  【普天乐】你待结绸缪,我怕遭刑狱。我人心似铁,他官法如炉。你娘并无那子母情,你爷怎肯相怜顾?问的个下惠先生无言语。他道我更不贤达,损坏习俗;怎做家无二长,男游九郡,女嫁三夫。
  (裴舍云)小姐,我现在得了官也,我父亲致仕闲居。我特来认你,我就在此处为县尹。(正旦唱)
  【迎仙客】你封为三品官,列着八椒图,你父亲告致仕,却离了京兆府。吏部里注定搬迁,户部里革算了俸禄。枉教他遥授着尚书,则好教管着那普全国姻缘簿。
  (裴舍云)我则今天就搬将行李来。(正旦云)我这儿住不的!(唱)
  【石榴花】常言道好客不如无,抢出去又何如。我心中意气怎消除!你是窨付、负与、何辜。既为官怎脸上无侮辱?(裴舍云)我与你是儿女夫妻,怎样不认我?(正旦唱)你道我不识亲疏。虽然是眼中没的珍珠处,也须知略辩个贤愚。
  (裴舍云)这是我父亲之命,不干我事。(正旦唱)
  【斗鹌鹑】一个是八烈周公,一个是三移孟母。我本是好人家孩儿,不是娼人家妇女,也是行下春风望夏雨。待要做眷属,枉坏了少俊出息,辱没了你裴家上祖!
  (裴舍云)小姐,你是个读书聪明的人,岂不闻:“子甚宜其妻,爸爸妈妈不悦,出。子不宜其妻,爸爸妈妈曰:‘是善事我。’则行配偶之礼焉,终身不衰。”(正旦云)裴少俊,你是不知,听我说与你咱。(唱)
  【上小楼】恁母亲历来暴虐,恁父亲偏生妒忌。治国忠直,操行廉能,可怎生干事糊突!幸得个鸾凤交,琴瑟谐,夫妻友善,不似你裴尚书替儿嫌妇。
  (尚书引夫人、端端、重阳上,云)老夫裴尚书。我问人来,这就是李总管家府里。听的少俊孩儿得了官,授本处县尹,媳妇儿不愿认他。我引着两个孩儿同老夫人,可早来到也。左右,报复去,道裴尚书在于门首。(祗候报科)(裴舍云)呀!父亲在门首,我接去。父亲,你孩儿得了官也,授本处县尹;媳妇不愿相认,道我最初休了他来。(尚书云)孩儿在那里?(见旦科,云)儿也,谁知道你是李世杰的女儿,我最初也曾议亲来,谁知道你暗合姻缘。你可怎生不说你是李世杰的女儿,我则道你是优人娼女。我现在和夫人、两个孩儿,牵羊担酒,一径的来替你陪话,但是我不是了。左右,将酒来,你满饮此一杯。(正旦唱)
  【幺篇】他把酒盏儿擎,我便把“认”字儿许?(夫人云)你看我的面皮,我替你看重的两个孩儿偌大也,你认了俺者。(端端、重阳云)奶奶,你认了俺者。(正旦唱)赤紧的陶母熬煎,曾参错见,太公嚣张。一个儿,一个女,都一时啼哭,(带云)哎!儿,则被你想杀我也!(唱)须是俺断不了子母肠肚。(尚书云)哎!你认了我罢。(正旦云)你休了我,我决然不认!(尚书云)你既不认,引着孩儿回去。(端端、重阳悲云)奶奶,你好狠也,则被你痛杀我也!你若不认,要我两个性命怎的?我两个死了罢。(正旦云)我待不认来呵,不干你两个事,罢,罢,罢!我认了罢。公公,婆婆,你受媳妇几拜。(尚书云)既是孩儿认了,将酒来!我与你庆喜,你满饮一杯者。(正旦拜受科,唱)
  【十二月】这是你自来的媳妇,今天参拜公姑。索甚擎壶执盏,又怕是定计铺谋。猛见了玉簪银瓶,不由我不想起最初。
  【尧民歌】呀!只怕簪折瓶坠写休书,(尚书云)孩儿,旧话休题。(正旦唱)他那里做小伏低劝芳醑,将一杯满饮醉含糊。(裴舍云)小姐,须索欢欣咱。(正旦唱)有甚心境笑欢娱,踌也波蹰。贼儿胆底虚,又怕似赶我归家去。
  (尚书云)孩儿也,您最初等我来问亲,可欠好;你可瞒着我私奔来宅内,你又不说是李世杰女儿。(正旦云)父亲,自古及今,则您孩儿私奔哩?(唱)
  【耍孩儿】告爹爹奶奶听分诉,不是我家丑事,将今喻古。
  只一个卓天孙气量卷江湖,卓文君美貌无如。他一时偷听求凰曲,异日同乘驷马车,也是他前生福。怎将我墙头立刻,偏输却沽酒当垆。
  【结尾】今天个五花诰准应言,七香车谈笑取。愿普全国烟眷皆完聚,荷着万万岁当今圣明主。
  (尚书云)今天夫妻团圆,杀羊造酒,做庆喜的筵席。
  (诗云)历来女大不中留,立刻墙头亦好逑。只需姻缘天合作,何须戋戋结彩楼。


  标题李千金春花秋月
  正名裴少俊墙头立刻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新华字典查找下。  


【注释赏析】

如果您以为还有待完善,需求弥补新内容或修正过错内容,请修正它

奉献者


 

《墙头立刻》 元·白朴作。主要写李千金与裴少俊相爱而私自结合,后被裴父发现赶出,终究团圆的故事,刻画了勇于抵挡封建礼教的李千金这一形象。共四折。

      剧情是:尚书裴行检的儿子少俊,奉唐高宗命去洛阳买花。一日通过洛阳总管李世杰的花园,在立刻看见他家女儿倚墙而立,便写诗投入。李千金写了答诗,约他当夜后园相见。少俊公然从墙头跳入,被李千金乳母发现,令二人悄然离去。少俊携李千金回到长安家中,将她藏在后花园。两人共同生活了七年,生子端端六岁,女儿重阳四岁。

      清明节,少俊伴随母亲外出祭拜,裴行检因身体欠佳留在家中,偶尔来到花园,碰见端端兄妹,问询后得知始末。裴行检以为李千金行为失检,命少俊写休书赶李千金回家,却留下了两个小孩。李千金回到洛阳家中,因爸爸妈妈已亡,在家守节。后来裴少俊中进士,任官洛阳令,并将爸爸妈妈迎至任所,他欲与李千金复合,李千金仇恨他休了自己,固执不愿。这时裴行检才知李千金是他旧交李世杰之女,曾经也曾为儿女议婚。一番阐明与求情之后,李千金这才宽恕了他们,配偶二人言归于好。

      《墙头立刻》全名《裴少俊墙头立刻》,有明脉望收藏《古今名家杂剧》土集本、《元明杂剧》本、《元曲选》乙集本、《柳枝集》本、《元人杂剧全集》本。昆曲,京剧皆有此剧。


谈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