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养浩简介


1270-1329,字希孟,号云庄,山东济南人。历任县尹、督查御史、礼部尚书。以直言敢谏著称。弃官归隐后,因关中大旱,复出治旱救灾,劳瘁而死。散曲集有《云庄休居小乐府》,多写寄情林泉之乐。间亦有关心民瘼之作。、

张养浩(1270—1329),字希孟,号云庄,济南人,元代闻名散曲家。曾任督查御史,因批判时政而免官,复官至礼部尚书,又辞官隐居济南云庄, 天历二 年(1329年),征拜陕西行台中丞,到官四月病卒。张养浩自幼好学,上自儒家经典,下至诸子百家,唐诗、宋词、笔记小说,无所不读,又诗赋、文章无所不 能,尤善于散曲。他隐居济南云庄8年期间,登华不注,游大明湖,览龙洞,赏泉水,“寄傲山林,纵情诗酒”,创作了很多诗文散曲。其著作撒播下来的有散曲小 令160多首,诗近400首,各类文近百篇。

张养浩(1269—1329年),汉族,字希孟,山东济南人。号云庄。元代闻名散曲家。诗、文兼擅,而以散曲著称。
张养浩少年闻名,19岁被荐为东平学正,历官堂邑县尹、督查御史、翰林学士、礼部尚书、参议中书省劲。因看到元上层统治集团的漆黑糜烂,便以父老归养为由,于英宗至治二年(1322年)辞官家居,尔后屡召不赴。文宗天历二年(1329年),关中大旱,特拜陕西行台中丞,遂“散其家之一切”“登车就道” (《元史》本传),星夜奔赴任所。就任四月,劳瘁而卒。追封滨国公,谥文忠。

从政

张养浩居官清正,勇于犯颜直谏。在堂邑县,他关心民瘼,按捺豪强,赈灾救济,做了不少功德。拜督查御史之后,他绳纠贪邪,推荐廉正,弹劾不避权贵,推荐不疏仇恨,“入焉与皇帝争对错,出焉与大臣辨可否”(《风宪劝告》),蹈厉风发,“道之地点,死生以之”(同上)。其门人黄溍说他“力排权奸,几蹈祸而不悔”(《滨国公张文忠祠堂碑》)。武宗时,曾因议立尚书省劲,与权臣定见牴牾,被构罪罢官;英宗时,又因谏在内廷张灯为鳌山事,险遭不测。怀有“致君泽民”抱负的张养浩,本想干一番利国济民的工作,但统治集团中“忠直为国者少,阿容佞诈、惟己之为者多”(《元史》本传),自己犯颜撄鳞,时有性命之虞,便托故辞官归隐,“远对错,绝功利”(《普天乐·辞参议还家》),回到自己的故土济南。

成果

张养浩从政期间的诗文并不多,而归隐田园则使他成为一个闻名散曲家。历经宦海风波,感受到了上层统治集团的漆黑,其领会天然逼真感人:“才上马齐声儿唱道,只这的就是送了人的根苗。直引到深坑里恰心焦。祸来也何处躲?天怨也怎生饶?把旧来时神威不见了”(《朱履曲·警世》)。当其归隐之初,如鸟儿返林、鱼儿纵渊,心境非常愉快:“离省堂,到家园,正荷花烂开云锦香。玩耍秋光,朋友相将,日日大筵张。汇波搂醉墨淋浪,历下亭金缕动听,大明湖播画舫,华不注倒壶觞,这几场忙杀柘枝娘!”(《寨儿令·辞参议还家连次乡会十余日,故赋此》)。他给自己隐居的别墅起了一个雅号,叫云庄,云庄内修建了一座绰然亭(也叫翠阴亭),亭后盖了一座遂闲堂。“绰然一亭尘世表,不许俗人到。四面桑麻,一带云山妙。”(《雁儿落兼清江引》)“绰然亭后遂闲堂,更比仙家日月长,高情千古羲皇上。北窗风,特别凉。客来到,尊酒淋浪。花与竹,无庸俗;水和山,有异香”(《水仙子·咏遂闲堂》)。这一时期的散曲大多表达个人心境与所见所闻,而吟咏故土的山光水色之作,工丽新鲜,获得较高艺术成果。“自隐居,谢尘俗,云共烟,也欢虞。万山青绕一茆庐,恰便似画图中间里。著老夫对着无限景,怎下的又当官去”(《胡十八》)。故土的山清水秀,美丽的天然景致,使张养浩寻求到一个与浑浊官场彻底不同的美好世界。云庄迤南,就是风景秀美的大明湖、趵突泉;迤东,是孤高桀立的华不注;迤西,是块然如垒的标山。在家园,他时而在明湖游赏,箕居船头,放声高歌;时而登上华不注,领会“苍山万顷”的山野风景;时而登临汇波楼,诵读“鸟飞云锦千层外,人在丹青画幅中”(《登汇波楼》)动听的诗句;时而散步趵突泉畔,赏识珠滚絮飞的泉水……脚印所至,诗、曲亦随之。在这些描绘山清水秀的著作中,不时流露出对漆黑官场的讨厌;在好像消沉的、诵读隐逸闲适情味的诗曲中,也常常寄寓着壮志难酬的气愤,让人在言外之意感到一股郁闷难申的不平之气。

张养浩栖隐云庄,不求显达,优游于山水之间,敛迹于权贵之门,自以为远离尘俗尘嚣,不与朝廷政事,然元朝廷对这位“博学硕德,声名显赫”(艾俊《云庄休居自适小乐府引》)的儒臣,却不时想加以使用,八年之间,凡六下诏书,他均高卧不起。而当天历二年(1329年)朝廷以“关中大旱,饥民相食”,召其为陕西行台中丞前往赈灾时,他却不管高龄体弱,随即“散其家之一切”登车就道,星夜奔赴任所。“无多惭,此心非为官。”(《西番经》)使他赴召的不是官爵,而是灾情严峻激发起他为民承重的精力。赴官途中经洛阳、渑池、潼关,直达长安。一路行来,目击哀鸿惨状,感历代荣枯,写了数首怀古曲,意绪凄凉,流露出对本朝远景昏暗的悲叹,和对公民磨难的殷切怜惜。其间最闻名的,是散曲小令《山坡羊·潼关心古》:“峰峦如聚,波澜如怒,山河表里潼关路。望西都,意踌躇,悲伤秦汉经行处,宫阙万间都做了土。兴,大众苦;亡,大众苦。”就任之后,“凡所以力民者,无所不用其至” (危素《张文忠公年谱序》)。四月之内未尝家居,不遑寝处,终因劳瘁而卒。音讯传开,“关中之人,哀之如失爸爸妈妈”(《元史》本传)。在封建时代,像张养浩这样为民尽瘁的官儿真实并不多见!元朝廷对其旌表,不过是旌忠励节,鼓励臣下为其效忠,而公民都以自己的眼光来区别善恶,标明自己的爱憎。张养浩所保护的那个准则虽已成为前史遗迹,而其为民尽瘁的精力,及其怜惜公民疾苦的著作,却可与济南山川同在,永久为人们所思念。

张养浩著有散曲集《云庄休居自适小乐府》,诗文集《归田类稿》。

张养浩为官方正,勇于直言犯谏。武宗时,曾因议立尚书省劲,大违当政者意,被构罪罢官,他恐遭祸,变名字逃去。英宗时又曾为内廷张灯为鳌山事上谏而险遭不测。他的散曲多是在辞官归里后所写,因为对宦海风波、人情冷暖有切身体恤,因此能作比较逼真的描绘。如“才上马齐声儿喝道,只这的就是送了人的根苗。直引到深坑里恰心焦。祸来也何处躲?天怒也怎生饶?把旧来时神威不见了”(〔朱履曲〕《警世》),作者感受至深,因此能写出这样悲痛的语句。而当他写到归田之后,则轻松自如的心境栩栩如生,“中年才过便休官,合共神仙相同看”(〔双调·水仙子〕),“挂冠,弃官,偷走下连云栈,湖山佳处屋两间,映衬垂杨岸。”(〔中吕·朝天曲〕)他的一些散曲中常写与鸥鹭为伍,与云山为友,使他心旷神怡。他的咏吟山水的优异华章也不少。可是,他的“警世”、“退隐”体裁的著作,调子仍然是比较消沉的。他的抱负仅仅远离嚣尘去过田园日子,以远祸全身。

张养浩对公民疾苦也比较怜惜。最闻名的著作是《山坡羊》,《潼关心古》:“峰峦如聚,波澜如怒,山河表里潼关路。望西都,意踌躇,悲伤秦汉经行处,宫阙万间都做了土。兴,大众苦;亡,大众苦。”他在怀古兴叹之际能联想到大众的疾苦,比同类体裁的散曲著作要高出一筹。又如小令〔取胜令〕《四月一日喜雨》、套曲〔一枝花〕《咏喜雨》,是他在陕西救灾时所作,比较真实地反映了灾区公民颠沛流离的悲惨日子。在元代散曲中这些著作是难能可贵的。

《太和正音谱》评张养浩的散曲如“玉树临风”,指出他的著作风格高远。他的著作文字显白流通,感情真朴浑厚,不管抒发或是写景,都能出自真情而较少雕镂。《潼关心古》小令,以及一些写退隐日子的著作,能够代表他的艺术风格。但是他的写景的散曲中,也有一些工丽清逸的著作,如“一江烟水照晴岚,两岸人家接画檐,芰荷丛一段秋光淡”(〔水仙子〕《咏江南》),“鹤立花边玉,莺啼树杪弦”(〔庆东原〕)等句,标明他的著作在总的艺术风格中还有所改变,散曲色彩比较丰富。

张养浩

如果您以为还有待完善,需求弥补新内容或修正过错内容,请修正它

奉献者

havayinan   我顶  

首要元曲著作